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呆萌新娘:钻石老公霸道宠
呆萌新娘:钻石老公霸道宠 连载中

呆萌新娘:钻石老公霸道宠

作者:希塔分类:其他类型

好朋友和父亲苟合,逼死无辜母亲。她伤心欲绝,却被父亲送给别人,从此踏上牢狱般困兽的生活。他是权势滔天的上帝宠儿,霸道、强势、偏执。他初次见她,玩味的勾起邪魅的唇角。这个女人,很面熟。

精彩章节试读

“更何况,他现在都已经知道错了,你看看那,他对那一对孩子,亲姐姐不在了,他当作是自己亲生的在养。腿瘸了赚不了钱,他就上街去捡垃圾,一把屎一把尿的。这样的孩子啊,心地是好的,怎么到你的嘴里,就成了十恶不赦了呢!”

曹妈一阵控诉,却不是没有道理的。

蓸伯也自知理亏,也不是他真的冷血的将那个孩子看作是十恶不赦的人,但是他这样每天来闹一次,昨天就差点儿让少夫人知道了,再这样下去,少爷势必会怪罪到所有人的。

他一个老头子倒是没事,但是守门的那些,也还是和他一样年轻的小伙子,每天这样被他又是踢又是踹的,搁谁身上谁受得了啊!

“好好好,是我错了行了吗?是我偏见了,我赔礼道歉可以吗?你要走就赶紧走吧,别在这里说教。”

“哎我说曹中堂,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赶我出去吗?我告诉你,我就不走了,不走了行吗?”

蓸伯望着这个善变的老太婆,半晌,弯下腰,捡起地上的锄头,声音拖得长长的,“哎~你不走,我可要走咯!”

他今天,还有一些花草需要除草,这个季节,杂草总是长得很旺盛。

“哎你别走啊,你干嘛走啊,我还有话还没说完呢!”曹妈抓住他扛着的锄头,“这么急冲冲的,难道那草还会变身不成,就这么一会会工夫,它难道会长成参天大树?”

“草不会长成大树,你倒是口水能喷死骆驼。”蓸伯堵了她一句,趁她手松开之际,快步走了。

“哎我说你这个老头子,现在越来越狡猾了哦!”曹妈被蓸伯搞得一肚子的气,现在,也没有去医院的必要了。

别墅外面,李翩俊的声音还在响着。

曹妈放下篮子里的大补汤,往别墅门口走去。

那孩子,今天特别的亢奋,嘶喊的声音都哑了,他还不停地叫着。

他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小忻不见了,她也一样很难过,少爷他们还没回国时,她和老头子就曾找人去四处打探过,却始终音讯全无。

那么小的孩子,才一岁多,什么也不懂,那人贩子真是丧尽了天良!

也不知道那孩子现在怎么样,要是被人贩子卖到了一个偏远的山区,那她以后长大,可能也很难再见到自己的亲舅舅和亲哥哥了。

要是不幸,她现在已经死了,那,她的舅舅和才三岁的哥哥,又该如何活下去?

真是苦命的一家人!

曹妈走着走着,一阵风吹来,把她脸上的眼泪吹落了下来,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她苍老的手,抹下脸上的泪水一看,愣住了。

正在她愣住的这刻,别墅外面,李翩俊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撕扯声拖拽声也暂时消失。

一辆黑色的高贵轿车,从远处奔驰过来。尾随它身后的,还有两辆同样的轿车。

“是他,何梓遇,你终于回来了,你爷爷我等了你好久!”已经沙哑得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有人在堵他的嘴,有人在将他往旁边拖,可此时此刻,他身上的那股潜力爆发了出来,还有谁能阻止得了。

眼看着车即将逼近,他挣脱了众人,往车的车头扑去。

众人,皆睁大了眼睛。

就连坐在车座后面,靠着何梓遇在闭目休息的池踏雪,也似有感应一般,倏地睁开了眼睛。看到车前不要命冲上来的男人,她的心猛地一跳,身体突地坐直了起来。

极速地刹车,让她的身体猛地往前一冲,幸亏何梓遇眼明手快,挡在了她的前面。

“没事吧?”他担忧地望着她,对外面出现的人,他显然没有了好脾气。

“我没事。”她摇头,语气还气若游丝般。

何梓遇这时才望向车窗外的那个男人,眼中,寒光毕现,杀意渐浓。

“把他给我扔到一边去!”他冲着跑上来的保安一声怒吼,最近他们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了,看来他需要换一批新人了。

池踏雪瞥见了被涌上去的保安拽拖走的男人,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就记起了他。

“等等!”她推开车门,下车。

何梓遇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脸上的冰寒还未退去,“你要去哪儿?”

她将他的紧张看在眼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什么也没说,扒开了他的手,继续下车。

“等一下,你们要把他拖去哪里?”池踏雪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此时,她只能半站着半靠在车门边上,一步步往那个男人那边挪去。

保安们,听到少夫人虚弱的吼声,不敢再前进。

“少夫人,少夫人救救我!”李翩俊的眸光,在看到池踏雪的刹那,突然亮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姐姐曾经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记恨过他们,在乡下的时候,她甚至还抱着他的侄儿侄女们笑。

他犹如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眼里充满了希望。

“少夫人,我……小忻不见了,小忻被人贩子拐走了,我求求你们,帮我找回忻儿吧!”他哭喊着,兴许是之前喊得太多太用力,此刻他的声音已经哑得几乎听不到声音。

曹妈刚走到门口,见到这样的情景,心中也是吓了一大跳。

之前少爷说过,不能让少夫人看到这个人,而现在……

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曹妈看少夫人那个样子,明显是很虚弱的样子,连路都走不稳。

她急忙跑上前,也不敢多说话,就扶住了她。

“你说什么?”池踏雪由着曹妈扶着,一步步往李翩俊的面前走去,眼里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少夫人……”闹了几天的人,此刻在见到可以信赖一点的人时,身体是不由自主地,往地上缩了下去。

他眼泪婆娑,头发看上去像好久都没有洗了,身上的衣服也发着一股恶臭,脚是瘸的,现在看上去,像是刚被人打断那般,长长地拖在地上,有些苟延残喘的颓败感。

池踏雪的眼睛,向后面的何梓遇看去。

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app下载 申博游戏 捕鱼游戏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开户 太阳城申博官方网 菲律宾太阳成娱乐管理网 申博在线138官网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百家乐真人游戏
老虎机游戏 ag国际馆 申博138开户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官网 申博游戏平台 太阳城申博开户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