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丑妻倾城:邪魅妖夫碗中来
丑妻倾城:邪魅妖夫碗中来 连载中

丑妻倾城:邪魅妖夫碗中来

作者:妖鸾风华分类:古代言情

"一无是处!无良丑妇!这些都是她的名声债——她是夜间止小儿哭闹的罗刹,她是别人手中的玩物,命不由她。临产之际,长姐亲身示教,教她如何取悦男人,而那个男人正是她的夫君!取悦不成反被辱,枕边人一掌送掉她亲子性命,长姐一刀了断她的芳魂!重生归来,她以幼童之身藏着七窍玲珑心。这一世,她定要护好一切爱她之人,将那些负她的,陷害她的,操纵她的,通通踹下地狱!丑妇?真颜一出谁与争锋;废物?仙丹妙药当糖吃,修炼神速跌人镜!他是神帝国的太子,神秘莫测,修真强者。可他眼中只她一人。

精彩章节试读

皇后的话说得高深莫测,听得慕挽歌莫名其妙,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这种感觉,很不好。她总觉得,皇后身上藏着巨大的秘密,那个秘密,和她密切相关。

不过,她想,皇后肯定是宁死也不愿意将那个她深埋心间的秘密告诉她的,所以,她也没必要在她身上更多地浪费精力,只要,时机到了,那个秘密,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的。

“我,不在乎……”慕挽歌眯眸,冷然地看着皇后,一字一句极为缓慢地说到。

皇后眼神一深,嘴角微勾,淡淡反问,“是吗?”皇后嘴角弧度加深,“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皇后这话,似是在对着慕挽歌说,又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慕挽歌闻言,眼底闪过一抹不明的意味,她抿了抿嘴角,轻笑一声,面上尽是毫不在意之色,那副模样,就好像是在告诉皇后:你尽管放马过来,我奉陪到底!

慕挽歌不再看皇后一眼,转身,就向着外面而去。

等在外殿的贤妃,看着绷着一张脸从内殿走出来的慕挽歌,嘴角一弯,淡然问到,“事情问完了?”慕挽歌淡淡地睨了贤妃一眼,面上神色不动,平静无波地轻嗯了一声。

贤妃悠悠叹了一口气,回眸瞧了瞧那深掩在珠帘之后的内殿,眼底神色变化不明:叶流珠,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你再也不能和本宫斗了……贤妃眼神微微一动,回眸,转身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凤栖殿。

是夜,外面飘起了小雪,寒风透过微微支开的汹涌地灌了进来,空荡荡的殿内,风声回响在殿内,发出呜咽的声音,听来断人心肠。

皇后一袭素净的白袍,站于殿内支开的窗户前,透过支开的细纱窗户,皇后能够看见外面飘飘洒洒的雪花,在寒风的席卷下,飘飘荡荡地直往地上坠去。

落雪无声……

灌进来的风,撩起了皇后宽大的衣袍,迎着寒风,跌跌荡荡,一头泼墨般的青丝,被一支珠钗懒懒束着,迎风上下飞舞,她整个人美得,就像是一副水墨画般,让人忍不住直了眼。

在她身后,一个太监半弓着身子,手中持着一个檀木托盘,上面,正放着一杯琉璃酒盏,在昏淡的烛光之下,荡着盈盈地光泽。

“娘娘,该上路了。”身后的那个太监正是近身服侍北辰傲天的常公公。

此刻,他弓着身子,耐着性子,满是恭敬地提醒。

虽说,眼前这位主儿已经被除去了凤印,而且,即将结束性命,可他知道,圣上的心里,一直都是有着眼前这主儿的,不然,圣上也不会顶着群臣的压力,强行下令,待她去后,仍以皇后的规格下葬。

“在我走前,能不能让我先去看看梅。”皇后双眸凝视着外面纷纷扬扬的白雪,声音极轻地问到,话语中隐隐含着几分祈求之意。

如今下着小雪,腊梅迎寒而绽,暗香浮动,一定是一番美景……其实,她是不喜欢梅的……只是因为,梅花树下,是他与她的初见,而且,他说过,她与梅花很像,坚韧果敢,独自绽放。所以,自那以后,她才深深的爱上了梅花,一切,不过皆是因他而已。

“这……这……”常公公话语中带着几分为难之意,这定好的上路时辰,怎么能说耽搁就耽搁?

“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只是……想看看。”皇后声音低了几分,盯着外面漫天雪花的眸子,渐渐变得空灵幽远了几分。

“这个……”常公公一张脸上写满了犹豫,他缓缓转头,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一个方向,盯视了一瞬后,他才缓缓回过头来,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说到,“娘娘请吧……”常公公说着微微侧开了身子,给皇后让出一条道来。

皇后嘴角微微一弯,噙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谢过常公公了。”皇后说完对着常公公轻点了下头后就直往着殿外而去。

常公公端着那个托盘,不紧不慢地跟在了皇后的身后。

皇后一路脚步轻快,一张素白的小脸微扬,冰冰凉凉的雪花飘落在皇后的脸上,带起一阵凉飕飕的感觉,很是舒服。

“嗯……嗯……哼……”皇后嘴中哼出了轻快的小调,那是常公公曾经不曾听过的怪调子,他深刻怀疑,这个前皇后娘娘,该不会是经受不了什么刺激,脑子出了啥问题吧?

他心中虽是如此想着,可他面上却不敢表现出丝毫,仍旧一副恭恭敬敬地模样,不紧不慢,维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跟在皇后的身后。

皇后一路慢慢地旋着,跳着,脚步轻快地直往梅园而去,脸庞微扬,那副模样,就像是一个纯真至极的孩子一般。

不过一会儿,皇后就来到了梅园,停住了脚步。

扫目望去,梅花开得烂漫迷人,枝桠间,夹着点点白雪,衬着或红,或白,或黄的梅花,美丽得让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皇后眼底荡开层层笑意,抬步缓缓地走了进去。

这满园的梅花是……他曾经送给自己的大婚之礼。

他当初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可,自己当初在他满目期待的眼神中,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皇后眼眸微垂,掩去了眼底的一抹黯然。

她当初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气极了……

皇后缓缓伸出手,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上了那在枝头颤动的梅花,嘴角微抿,手指缓缓下滑,抚上了那粗糙的树干,再下移,指腹触摸到一条一指宽的剑痕,那般明显,明显到她想忽略都不行。

或许是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的缘故吧,她的心中,不自觉地回忆起了往事,对于曾经自己那些年轻冲动而做下的事情,她,心间竟然有些后悔。

天儿,对不起。

皇后薄唇轻声呢喃,缓缓闭上了眼眸。

她微微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状,漫天飘落的雪花,洋洋洒洒地落了下来,亲吻着她美丽的眉眼,一阵寒风过,漱漱而落的梅花,轻轻地打落在她的衣袍发丝之上,为她增添了几分别样的美。

皇后轻吸了一口气,嘴角挑起一抹静谧的弧度。

慕大哥,流珠就先走一步了,流珠定会在那黄泉路上,三生石旁,等你……无论多久……

“娘……娘娘,时辰差不多了。”也不知是不是这梅园的风太大,常公公说着这话时,舌头都有些打结,说出的话,也不甚利索。

“嗯。”皇后轻轻应了一声,伸手接过常公公递过来的琉璃酒盏,不带丝毫的犹豫,敛袖,一扬头,一杯酒,就这么滑下了喉管。

常公公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皇后的动作,待看到皇后喉头一动,一杯酒完全的滑进了她的肚中时,常公公才觉得,自己一直悬着的那颗心,才落回了胸腔之中。

这一杯酒下肚,皇后并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觉,一点也不痛,只是,她怎么有些犯困了?

皇后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让她渐渐地有些睁不开了,而且,面前的景物,怎么都打起转儿来了?

她,双脚也有些不听使唤了,根本迈不动一步了。

双腿一软,她感觉自己身子旋了一下,然后一下就重重地朝着地面上砸去。

有什么温热湿腻的液体,自她的嘴角滑下。

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

原来,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呢。

皇后嘴角微微弯出一抹极浅的弧度,露出淡淡的笑意。

几乎就在皇后即将砸向地面的那一刻,一个人影急冲而出,一下就将皇后无力的身子给稳稳地抱在了怀中。

一股暖意,刹那间包裹住了皇后。

她想睁开眼,可无论她如何努力,她也不能将眼睛拉开一丝细缝。

只能静静地感受着那股熟悉的温暖紧紧地包裹着自己。

“累了,就睡吧。”低沉的声音,虽然强自忍耐着,可皇后还是能从那话语中听出不可忍耐的痛苦之意。

在她一直追着慕大哥脚步的同时,她何曾看见这个一直紧攥着她衣袖,涩涩叫着她姐姐的人?

感情,往往会让一个人蒙蔽了双眼,而忽略了,那个一直追随着自己的目光。

不过,感情就是这样,一但将心托付出去了,那么,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北辰傲天抬手,轻轻地擦去了皇后嘴角那抹艳红的血迹,眼神柔和,语声亲昵地反问,“姐姐,现在,你和我,终于都可以解脱了。”

在这宫中的人,哪个不是人精,所以,常公公在北辰傲天出来时,就非常识相地离开了梅园,给两人留下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北辰傲天手指摩挲着皇后的唇角,然后轻轻地抚摸着皇后冰凉的脸颊,嘴角微弯,“姐姐,你可会怪天儿?”

皇后眼睫紧闭,面色苍白如纸,身子的温度,也在寒风的肆虐中,渐渐的消失。

无论北辰傲天将她搂得多紧,都不能阻止她体温的流失。

“姐姐,你会等着天儿吗?”北辰傲天双眸平静地看着皇后,语声有些哽咽苦涩。

网站地图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app下载 百家乐 申博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合作 申博提款最快 申博太阳城亚洲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官网登入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菲律宾太城申博 澳门星际赌场 太阳城亚洲开户 太阳城申博官网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手机版 太阳城申博开户 澳门新葡京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