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 连载中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

作者:白瓷盘蛋卷分类:古代言情

他是当朝二皇子,皇帝宠妃之子,生来的君王。她是一个亡国公主,在亡她之国生活的如履薄冰,受尽欺凌。“赫连婧琦在此立誓,亡国之仇父母之仇,他日我必当倾尽一切杀伐天下毁他江山,定要血债血偿。”她们儿时相遇,他是这薄凉世界唯一给过她温暖的人。九年后,她举兵谋反,他兵临城下,他是英雄,她是妖女。她一身素衣,身处暗无天日的牢狱之中。“做朕的皇后,国恨家仇我来替你报。”“若我不愿呢?”“我的后,这就由不得你。”

精彩章节试读

赫连婧琦一碟一碟的将糕点端出也是很耐心的,边上鼓秋二人要上手都被她阻止了,也就只能站在一旁看着。★首★发★追★书★帮★

看她这样曦儿也慢慢地不是很懂赫连婧琦的做法究竟是要做什么,她转头看了看自家主子,但是发现罗雅颜一直含笑的看着赫连婧琦在那端盘子,若是不知道实情的还以为她们二人很要好呢,弄得跟真的一样。

看着赫连婧琦将糕点全部摆到桌子上后,罗雅颜笑着伸手让其坐下休息会笑道:“公主请坐,方才那些事情应该让宫人做的。”听言赫连婧琦慢慢地坐下,看了看她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这怎么好,是婧琦来跟娘娘分享的,怎能让下人插手此事。”说着还瞥了一眼边上的曦儿,但是她无视了她的眼神,一直站在边上丝毫不动。

听此罗雅颜也并不说什么,她的面前有为她准备的茶杯,拿起自己面前的茶壶给赫连婧琦倒水,这倒是让她很受宠若惊的惊叹:“怎能让娘娘替我这个小辈倒水呢。”罗雅颜听了便是一声轻笑,慢慢地将茶壶放回到桌上,端起自己的杯子轻轻的喝了一口没有说什么。赫连婧琦也端起茶杯放在鼻前闻了闻,发出一丝尾音表示这茶味好闻,笑着点头说道:“娘娘这处的茶果真是好茶。”

“哦?是嘛,若是公主喜欢本宫待会命人送一些到宫中就是,可是,”罗雅颜喝完茶慢慢地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眸看人笑道,“公主宫中怎会比本宫这里的茶差。怕是喝腻了自己宫中的茶,找新鲜吧。”她们说话处处是试探,赫连婧琦淡淡一笑,小小的抿了一口那杯中的茶水,随即挑了一下眉头慢慢地品着,放下手中的杯子说道:“不错。”她这一句不错也是说的恰到好处,让人不知说的是这茶还是在回答罗雅颜的话。

这个回答让罗雅颜也是眯了眯眼睛,心中暗叹这个十五岁的赫连婧琦果真也是聪明的,从九年前开始她就不觉得眼前这人是真的什么心思单纯的人,当初赫连煜宸接触她的时候就感觉这个人怪怪的,她的怪更是体现在赫连建永身上,竟对一个陌生的女孩呵护备至,并且还册封了,这是都不曾有的,就算是亲生子嗣都得不到他对他们一半的关怀,更重要的是赫连建永对她是完全信任的。

这一转眼就看着赫连婧琦伸手去拿了一块糕点放到口中啃咬,小口小口的咬着,脸上还时不时的露出赞赏的神色转头就对着鼓秋二人说道:“明日记得去给‘浅贡坊’打赏。”鼓秋二人齐声应下,之后便继续在站一处看着。赫连婧琦回过头的时候见罗雅颜丝毫没有要动那糕点的意思便有些意外:“娘娘,您为何不吃?是不是婧琦带的糕点都不合娘娘口味?”

听到她问自己了,罗雅颜也看了一眼桌上的糕点,那手工确实很不错,表面的样子也很是精致,但是她现在丝毫没有动口的欲望,赫连婧琦的东西不能乱动,这是准则。所谓名师出高徒,她师从“白卿”那样的名师教出来的弟子怎会差,她用毒的手段她也略有耳闻,根本让人不知是何时下的毒,她也曾经体验过。想到这里,罗雅颜便抬起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赫连婧琦都看在眼里,只是一声低声浅笑,让罗雅颜一下子抬头注视着她。只见她的手上重新拿上折扇打开挡在面前说道:“娘娘莫不是还记着之前的事情——怕婧琦在这糕点里下毒吧。”她知道罗雅颜会把手突然伸到脖子上挡着,八成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罗雅颜的表情却是很痛苦,她在一旁还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一旁的曦儿是看不下去了,看了一眼罗雅颜丝毫没有要反击的意思,她立马就开口说道:“娘娘昨日睡得不是很好有些落枕了,而且娘娘不爱吃甜食,所以娘娘才不碰这些糕点。还请公主莫要这般说起。”她一开口让赫连婧琦重新注意到了她,果真是这宫中最为忠心护主的宫女啊,她的嘴角扯起一抹笑意,罗雅颜也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转回头去对着赫连婧琦说道:“曦儿只是担心公主误解,所以着急开了口,并非有意冲撞公主,可莫要见怪啊。”

“还请公主赎罪。”罗雅颜暗自伸出手拉了拉曦儿的衣摆,示意她赶紧赔罪。曦儿当即明白了意思,对着她跪下赔罪。

她们主仆二人一来一回赫连婧琦看的也是也是无所谓,丝毫不介意,立马就让曦儿起身还让她不要介意了去。曦儿自然回答说不会就退回到罗雅颜身后。

“娘娘您睡不好还落枕了,可有请太医来瞧瞧?”赫连婧琦很快就看向了她的脖子,她知道这个只不过是个借口,但是既然人家要说她陪着演下去就是了,一脸关心的样子一直盯着她的脖子。罗雅颜听闻轻巧的笑了一笑说道:“太医已经看过了,不碍事。开了几方药方,到时候服下即可。”赫连婧琦一副明白的样子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感慨了一下说道:“娘娘啊,您可要好好照顾着自己啊,边上也没个人。”

听到这话罗雅颜的神色一变,紧盯着她,嘴角的笑意也渐渐淡下来,眼中释放着冷意。赫连婧琦直视她的双眼,依旧笑着说道:“直视婧琦着实不知娘娘不爱吃甜食,这么说起来是婧琦唐突了。”罗雅颜看着她没有再笑,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说道:“不会,既然糕点不吃了,公主可还有事?”

这显然是要下逐客令了,但是赫连婧琦哪有那么容易被赶走,当真这么容易被赶或许皇后就不会死。赫连婧琦笑笑起了身说道:“婧琦是觉得娘娘新年之时都是一个人。您看,各宫可都有子嗣陪伴,娘娘却独自一人可是冷清。所以婧琦想来陪娘娘说说话啊。”说到这个方面了,罗雅颜的脸色自然不会很好,她现在提起这件事情是几个意思,是她夺走了她应该享受的欢乐,现在却这么说话,是不是不太对。

“公主多虑了,十一皇子一直有来看娘娘。”听着她说起这件事情曦儿也是万分难受,这个时候非要提起赫连煜宸,这不是存在给人找不痛快吗。听到这话赫连婧琦挑了挑眉头,转头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笑了笑说道:“也是,十一皇子跟宸哥哥可是最亲近的人,宸哥哥走了十一皇子自然回来替他尽孝,也好弥补他自己对生母的那份意。”

一开始只是隐隐提起,可是现在却是这样光明正大的提起,罗雅颜也是气不过,看着她冷声道:“不知公主此时提起此事作甚,当初你亲手将宸儿送上路,现在又这么说起,究竟是何意思。”听罗雅颜的语气变了,变得那样冰冷,赫连婧琦的嘴角微不可查的轻轻的勾了一下,急忙转过身子一脸急切想要解释清楚的样子说道:“唉呀,娘娘您看,婧琦这嘴啊就是管不住,怎么能提这事的是吧,是婧琦多嘴了。”

听她这么一说罗雅颜又是一声冷笑,开口说道:“怎能说是公主多嘴,这些事都是事实,有何不能提。”

赫连婧琦的眼睛一直在她的身上流转,她带着歉意的样子走上前,站在罗雅颜跟前说道:“娘娘,您也知道当时婧琦年纪尚小,还不知道那么多事情,并不知道那样会死啊。宸哥哥死了,婧琦也很伤心呢。”

听到这话罗雅颜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而且还是那样嘲讽的笑话,她转头看着那个带着虚假歉意的赫连婧琦也是淡淡一笑说道:“公主伤心吗?在那第二日还不是该如何便如何,也不见公主为宸儿流下一滴眼泪啊。”听到这话赫连婧琦有些微微的愣了一下,仿佛说中了什么心事。

很突然的,赫连婧琦突然笑了起来,让罗雅颜看的是莫名其妙。看着她的双眼开始慢慢有了变红的趋势,眼眶中含起了泪水,这让罗雅颜很是奇怪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只见她突然转过身,低低的笑着说道:“我没有为宸哥哥流过一滴眼泪?”这句话似乎是在质疑,质疑自己,质疑罗雅颜,质疑所有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让罗雅颜感受到了心底的冰凉,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冰凉,这样的感觉让她为之一震。

“那一日元宵夜,我带着笑意跟着父皇离去。回到宫中,那个充满宸哥哥身影的地方,我却要继续留在那处,在那生活,在那吃,在那睡。怜曦宫,还是怜曦宫,但是里面原来的人不见了,”赫连婧琦一直背对着她们,好似她的表情并不好,是一种丑态,并不想让她们看见,于是选择了转过身,那言语间是悲凉的,是在叹息,在感慨在怀念,“那一晚,我整整一夜未眠我想了很多。你说我没有为宸哥哥流过一滴眼泪?你又何曾看见我差点哭瞎的双眼,差点毁了自己的双手的那一刻。”

她说话努力的让自己说的平静,言语间那样的起伏,却在罗雅颜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共鸣,她似乎在对着自己忏悔,她似乎真的如同她说的那样,年纪小不懂事,并不知道那样会死人,她说的那样低缓,让人感觉她说的并不是假的,那样真诚的语气让人如何都不能相信是假的。

“我说的,何人知晓啊。在那段时间里,我不曾一次的想要毁了我的手,这只伤害了宸哥哥的手啊。”她如泣如诉,听的那样真切。赫连婧琦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手,那样低低的笑着,掀开自己的衣袖,在她的手腕处,有一条条已经结疤过之后留下的疤痕,那痕迹一看就留的很久远,留了很久很久。

坐在那处的罗雅颜也慢慢地起了身,看从她的肩膀处望去,她的手腕上有无数的刀痕,令人触目惊心,那样的痕迹得划了多少刀,得下多重的手,她说那时候,那时候她才刚到五岁,年纪那么小的孩子竟也这般对自己下得去狠手吗。罗雅颜告诫自己不能被她蒙蔽,这些都是假象,是她故意迷惑她的。可是她转念又一想赫连婧琦为什么要编织这样一个故事来迷糊自己,她手上的伤疤那样真切。

在她思考之时,赫连婧琦悠悠的转过了身,手已放下,脸上带着笑容却不像往常那样笑的妖娆,而是那般凄凉,罗雅颜看的也是眉头一皱,她的双眼通红,脸上还有泪痕,这些都不可能是装的。突然的,赫连婧琦让她分辨不出真伪,当初的她和赫连煜宸那般要好,若是她还有情在那会哭也是正常,可是他们竟交的这般深切,深到五岁的她想要毁了自己的手,要下这样的决心可不是一件易事。

赫连婧琦突然笑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抿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努力让自己不要继续流出眼泪继续说道:“我说这些,娘娘还请不要误解,我不是在哭诉什么,只是提起那个时候的事情一时没有克制住自己,所以才会说。就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还请娘娘忘记。”说着她往前走,从她身边经过走到桌边。

“你方才说的可都是认真的?”罗雅颜目视前方,似乎前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在赫连婧琦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轻声的问了这样一句话,赫连婧琦与她背对着淡淡的说一声:“认真。我是来,给娘娘你赔罪的啊。”这样一句话竟让她这个久居深宫的皇贵妃都一时分辨出来真伪,因为她说的字字句句都打动着她的内心,那样真切,一字一句都在和她产生着共鸣。

赫连煜宸的离世让她很悲痛,因此罗雅颜也消沉过很长的时间,外面发生了什么她都不曾知晓,自然也不会听到人说起赫连婧琦的事情。等她慢慢走出那个难过的时间,边上的所有人都很默契的对那一日的事情只字不提,就像没发生过一样。现在突然听赫连婧琦提起,却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嘲讽,而是倾诉,诉说着那些无人知晓一直压抑在心底的东西,突然有了突破口,一股脑的全都抖了出来。

网站地图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138 申博138官网 极速百家乐
77msc申博登入 申博怎么开户 www.sbc66.com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娱乐
盛618登入 申博太阳城登入 澳门金沙娱乐场 太阳城手机版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