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快穿之天命贵女
快穿之天命贵女 连载中

快穿之天命贵女

作者:无心无爱分类:古代言情

她是从容和缓的现代少女,是举止优雅的大家闺秀,是出色优秀的世家子女,是貌美温柔的豪门小姐;也是苦苦求生的夹缝幼苗,是冷血冷情的无心之人,是睿智理性的复仇者,是完美的伪装者……她是舒寤,寤通悟,谐音勿。寤寐以求,幡然醒悟,勿复重蹈……一朝“祸”从天降,从此就踏上了带着自家萌蠢的系统穿越时空的不归之路。不停的接受委托任务,扮演善良命苦或身份高贵、或能力出众的贵女女配们,替她们完成执念心愿,报复渣男渣女,积累功德,收集资源……且看聪颖睿智,高智商,高美貌,高幸运值,将温柔善良的保护色融入了骨子里的她如何逆袭……快穿贵女,这是一部贵女女配们的逆袭故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精彩章节试读

几天之后,泽安院的书房里,舒六汗津津的说着话,“……事情就是这样了。不过,虽然当年九小姐确实未死只是失踪,但毕竟附灵魔藤……所以属下也并不能完全确定冕下就是九小姐。”

舒煅天垂下眼帘,虽然舒六只是说觉得不朽丹帝跟早夭的舒九非常相似,像极了同一个人,身边的侍女也完全是同样的人。可是一结合这些日子以来雪家的异常,不朽丹帝对雪家的格外亲近,还有雪家那些人偶尔不小心说的某些字眼,他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个神秘的不朽丹帝就是舒九了!

神秘的不朽丹帝原本竟然是他舒家嫡系子女,是他舒煅天嫡嫡亲的孙女!而如今,她不仅没有给舒家带来利益好处,竟然还跟舒家反目成仇,先是毁了舒家栽培了二十年的继承人,后又是让舒家损失了十二名武神。

一个丹帝啊!这对一个家族来说,是一笔多么丰厚的资源啊!是一股何其大的推力啊!

那个原本该带着舒家走向另一个繁荣的极端的人,如今竟然差点害得舒家跌了个大跟斗!仅仅是因为一个不知底细之人的一个荒谬的预言。

舒煅天想到这里,耳边又蓦然想起前几日在大陆学院雪硕说过的话,“有因才有果,你们舒家自己做的孽,还能怪别人”,“舒煅天你会后悔的”,还有舒九那充满了压抑愤恨的眼神,她说“我到底意难平呐!这满腔的不甘……”

压抑什么?愤怒什么?讥讽什么?意难平什么?不甘什么?

前些日子他还在苦思冥想,而如今悉数都有了答案了。

“你和舒九很熟悉?”舒煅天的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若非不熟悉,这整个舒家又为何只有一个舒六认出了舒九呢?

舒六心里有些惶恐紧张,躬着身微微压低了脑袋,“属下有一年偶然帮了九小姐一个小忙,九小姐心善又是个知恩图报的,时常会私下里塞一些她自己炼制的丹药给属下。不过那时,整个舒家都没人喜欢九小姐,家主也不喜。属下虽然跟九小姐颇为投契,但怕家主不满,便也没有声张过。只是私下里跟九小姐有来往,帮九小姐带些药材回来或者带丹药出去卖了换资源。”

舒煅天敲了敲桌沿,“舒九失踪是时候你在哪里?”

“那时家主有意退了九小姐跟临城辰家的婚事,便派了属下去。回来的时候,便听人说九小姐已经于清晨暴病而逝了。属下原也以为九小姐是因为附灵魔藤……可后来发现似乎并非如此。九小姐并未死,而是失踪了。”也是庆幸当初去临城的人都是九小姐的人,至于家主舒飞羽,他如今更是不敢说一个字的!这事自然是不会穿帮的。

“嗯,”舒煅天轻轻嗯了一声,抬头给了房间角落里的黑暗一个眼神,“老夫知道了。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去领二十枚七阶魔晶吧。”

舒六躬身道谢,然后踌躇的问道,“老家主,听说您前些日子去见过九小姐,不知九小姐的身体……如今可还安好?”

舒煅天微微愣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舒六是在担心舒九三年前种的那株附灵魔藤,“老夫也不知晓,不过舒九既然是丹帝,身边的武神也不少,想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的。”

舒六闻言,明显松了口气,而后十分恭敬的对舒煅天行了一礼走出了房间。在他背后,舒煅天看着他背影的眼神精光闪烁。

片刻之后,一个人影进入了房间里,“主子,舒六那日确实去了临城。”

舒煅天挥退来人,一人独自坐在房间里沉思。

不久之后,有匆忙的脚步声传来,随之而来的是敲门声,舒煅天闷声道,“进来。”

“主子,不朽丹帝一个小时前拿出了一种名叫驱魔的药球,据悉,能让七阶及以下的魔兽退避三舍。时效三个月左右,有效范围方圆五米。”

唰的一声,舒煅天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中的光芒大放。这丹药的巨大作用他已经明了于心。并且十分的心动。世家大比可就在眼前了!

“可知道数量的多少?”

“五枚,不朽丹帝已经表态,其一给学院,其一给雪家,剩下的再做定论。”

舒煅天眼中一片沉思,过了一会儿眸色渐深,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道,“老夫记得今天是周末,学校不上课。”

“是的主子,我们的人得到消息不朽丹帝一刻钟前带着她的继承人又玉去了宝塔街。这会儿人仍然在宝塔街。”

“宝塔街?”舒煅天弯了弯唇角,“去找舒六,让他去会会咱们这位神秘的丹帝冕下,另外让我们的人时刻注意他们,老夫要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还有,从即刻起,舒六的一言一行老夫都要知道。”

“是,主子。”

舒寤的出行并没有刻意瞒着那些时刻盯着她的眼睛,因而宝塔街倒是比平日里热闹了一倍不止,几乎各大世家和势力的人都有来,而这些人大多集聚在了龙川最大的魔纹首饰店面附近。

良久之后,舒寤和又玉几人在掌柜的陪伴下出了店面,发福的掌柜满脸堆笑的说,“冕下、又玉少主慢走,等下面的人做好了,在下一定亲自送到府上去。”

舒寤矜持的点点头,带着又玉几人抬脚离开了,只是刚走了几步便看见了街道上长身而站的舒六。

舒寤顿住脚步,眼底深处有不为人知的光芒一闪而过,眸中浮现明显的暖色和柔色。就连她身后的曼枝曼柔两人的面上也不由的露出丝丝笑意。而这一切,皆数落在了周围左右人眼中。

舒六面上一片激动,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双唇轻微的颤抖了一瞬,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该说什么。两方人就如此静默的对视了一会儿。

“老师,这位是?”最终还是又玉轻声问道,只是她声音虽轻,但周围之人皆是耳力极好的武者,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舒寤没有回答她的话,仍旧直直的看着舒六,而后眼睑微垂,轻声道,“你知道了?”

舒六闻言顿时双眼湿润了,点了点头,“我之前也只是怀疑而已。您这几年可还好?”

舒寤抿唇,不答反问,“所以舒煅天和舒家都知道了?”

舒六迟疑了一下,诚恳的点头。

然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两人之间的对话莫名其妙,但是不难看出来他们之间是熟识的,而去关系不浅。顿时,周围的人满腹狐疑。不说冕下跟舒家撕破脸了吗?这个舒六是怎么回事?

过了许久,舒六再度张嘴,“九小姐,家主已经后悔了。您……”

不等舒六说完,舒寤立即冷声打断,“后悔?舒飞羽是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杀了我吧!还有,舒九已死,我如今是不朽丹帝。跟舒家毫无关系!就算有,那也是敌人!”

轰的一声,那一句“九小姐”落在围观的众人耳中,他们只觉得似有惊雷落下,惊的他们不知所以。

“九、冕下!”舒六惊呼一声。眼中满是担忧,“舒家……您何必呢?”

舒寤的眼神冰冷,压抑和愤恨从眼中流露出来,“六叔,我今日之所以还愿意叫您一声六叔,完全是因为您当年对我有恩,跟舒家没有任何关系。舒家不弱,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舒六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终只是化为了一声长叹,“冕下,如今舒家掌权的是老家主。”

舒寤的眼神闪了闪,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既然如今是舒煅天掌舒家,那六叔可愿意离开?我这正好还缺一个管家。”

舒六想都没想就摇头了,“多谢冕下好意,舒六受不起。”

舒寤闻言道,“六叔,对你来说,不管掌权之人是谁,那都是舒家,是你可以为之付出一切包括身家性命的家族,对我而言亦是如此,不管坐在家主之位的是舒飞羽还是舒煅天,那都是舒家!我痛恨的舒家!给了我一切痛苦折磨的舒家!”

舒六顿时神情一暗,面上浮现为难痛苦的神色,“冕下,我知道是舒家对不起你,可是……”

“没有可是!”舒寤再次打断他的话,“当初我已经将性命还给舒家了!我如今之所以还活着,那是因为这些时光都我从阎王那里借来的!我早已不欠舒家任何东西了,相反,舒家欠我良多。而这些,我都会一点点自己亲自动手讨回来!六叔,我今日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若是哪日六叔想开了,不愿意再继续待在舒家了,只管来找我。管家之位,我会一直给六叔留着的。”

说完,舒寤便抬脚转身离开。舒六站在原地看着舒寤离去的背影,满脸的落寞难受。一个人在原地伫立了良久,才缓缓离开,往舒家而去。

而整个龙川却因为这么短短的一段对话而再次炸了。

舒家,舒六有些无精打采的站在舒煅天前面,话中带着些许为舒寤的打抱不平,“老家主,舒六也无能为力了,当年之事,确实是舒家亏欠九小姐良多。舒六也没有脸面再去劝说九小姐半个字了。”

舒煅天眸光闪动了一瞬,刚才暗卫已经将舒九跟舒六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转述给他了,就连她们两人的表情也不曾落下,从两人的对话中不难看出现如今这整个舒家,就只有一个舒六还让舒九有两分留恋和尊敬。

驱魔药球事关重大,关乎着此次世家大比上舒家的输赢。如今舒家已经折了一个武宗后期的舒瀚,参赛的有利人选已经少了一个了,若是再让别的世家拿到了可以压制七阶魔兽的驱魔药球,那舒家……

舒煅天眼神深邃的看着舒六说道,“舒六,我知道让你劝舒九放下对舒家的成见这事的确是有些难为你。但你也勉强算是舒家的核心成员之一了。世家大比你应该不会陌生。就在刚才,舒九拿出了一种可以压制七阶魔兽,让魔兽不得不退避三舍的丹药。但是以如今舒家和舒九的关系,那觉得舒九会愿意给舒家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况且,舒瀚是原定的带头人,如今舒瀚又不能参赛,舒家没有太多路可走了!”

舒六一愣,惊的近乎呆滞。让七阶魔兽退避三舍的丹药?

待舒六回过神来后,又忍不住的狠狠皱眉,满脸忧色的说道,“可是老家主,九小姐的性格我了解,她是绝不会妥协的。九小姐早已对舒家……恨之入骨了。”

舒煅天微微眯眼,“舒家的确是对不起舒九,我也没打算让舒九即刻就转变心态。不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事咱们都不急。总有一日,舒九会看到我们的诚意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将舒九手里的那三枚驱魔药球拿到咱们手上。世家大比,舒家绝对不能输。舒六你明白吗?”

舒六面上皆是为难之色,不知不觉中狠狠的咬住了嘴唇。而心底却早已一片欢喜了,冕下说过,可以给他丹药的处理权的!

“老家主,您放心。世家大比之前,舒六一定将驱魔药球带回舒家!”

舒煅天顿时高兴的哈哈一笑,“哈哈~好!不愧是我看好的人!老夫的护卫队长前些日子有意卸下担子,小六可有意?”收买人心这种事情,舒煅天自然不会陌生。

然而,舒六并没有露出欢喜的神色,反而推辞了起来,“多谢老家主看重抬爱,舒六能力有限,怕是担不起。”他不是不动心,不是不想要身居要职,只是明白自己的斤两和身份。

老家主的护卫队长是舒家的一位极有声望的族老担任的,虽然如今有意退下来,但那绝不是想要给其他族人铺路,而是为了推他自己的儿子上位。

他舒六这些年来虽然小有成就,手里的人脉也不少,但是他出身舒家旁系的旁系,根基浅薄,实力不厚。平日里积攒起来的那些人脉在他打探消息的时候能用,但是在家族权力的争斗上,必定不能给他助力。

再者,他如今是为冕下服务,距离老家主太近,并不安全。有跟冕下今日的那场戏在,无论他是否身居要职,这舒家上下,都得要对他礼待三分。

此外,众所周知他是家主一手提拔上来的,是家主的人,一旦接受了护卫队长的职位,就意味着他背主了。家主可不是什么善茬……

如今这般就很好了!只要有冕下在,他的权力富贵就跑不了。

舒煅天微微眯眼看了看舒六,眼中的满意之色一闪而过,判主之人,没人喜欢。“既然如此,那就罢了吧!如今你也已经有武圣修为了,也有资格被认命为舒家的长老了,这事我会吩咐下去的。”

舒六这次倒是没有推辞,面带喜色的应了下来,“舒六多谢老家主厚爱。”

“嗯,你去吧!早日将丹药拿回来。”舒煅天挥挥手道。

网站地图 申博现金百家乐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官网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在线138官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 太阳城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在线支付宝充值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老虎机游戏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现金网
太阳城登入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申博开户
极速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