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庶后:凤阙凰谋
庶后:凤阙凰谋 连载中

庶后:凤阙凰谋

作者:花卿歌分类:古代言情

只因庶出,她在家中备受冷落。她偏不服,誓要活得尊贵。普天之下最尊贵的女子,自然是皇后。大婚夜,她被蒙住双眼,夺她身的人在她耳畔低语:若恨,记住我的声音。身陷火海,才知一切不过是长姐布的局。涅槃重生,脸上丑陋的疤痕点燃了她复仇之心。他尽心守护,她步步为营。那个改她命格的男人,究竟是她的良人还是仇人?带着恨意一路走来,烽火连天遍地狼藉,她足踏鲜血,铺就一条通向凤阙的路……

精彩章节试读

她沉默的样子让他紧张,“凌云?”

她抬起头,眼中的平静让他安慰的话反而不知该如何说起。

他慢慢向她走了过来,她的手上没有任何力气,他轻而易举的从她手里拿回那封信。

她仿佛没有看到他的存在,不错眼珠儿的愣愣的望着某个地方。

他的心一疼,“不用管这封信。”像是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够给她安全感,他紧跟着补了句,“是真的!”

见她面无表情,他的心慌了,“本王可以对你保证,你不愿意的事,本王绝不会逼你做!”

她却摇头。

他心中猛然一震,不懂她的意思,“你……?”

“王爷没必要这么做。”她就像在说今天温和的天气。

“凌云?!”他过来轻扳着她的双肩,“你在说什么?”

她冷静无比,“王爷没必要为了我一个人而不顾整个祁国。”

她越是不在意,他就越心疼,“本王会好好权衡,不会让祁国有事,更不会让你有事!”

“王爷做得到吗?”她抬起头,凝视着他。

他眸子一动,脸色微沉,“你在怀疑本王?”

“我不怀疑王爷,我也相信鹿离王言出必行,到时候难免杀戮,王爷真的要亲眼看到祁国的土地浸满鲜血吗?”

楚元昊摇头,“本王不相信鹿离王。”

“现在已经不是王爷相不相信,而是王爷没的选择。如果不费一兵一卒能用我换皇上回来,王爷为什么不答应呢?”

她肩上的双手倏地一松,他看着她,眉心微动,“为了他,你真的愿意?”

她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苦笑一声,“本王终于明白了。”

他在她心里的位置,永远都比不上那个男人。

可他也确定自己的心,“即便你心甘情愿,本王也决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我大祁绝不会用一个女人换安稳!”

她看了看他,终究没有说话。可她的心里却没有半点赞同他的做法,只因那个提出条件的人是呼延霆,“王爷会改变主意的。”

留下这句话,她转身离开。

“云苓……”楚元昊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一疼。

他根本没有把握完成答应她的事,可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周政,去请云南王。”

……

云苓竟然又在宫中遇到了杜纤容,杜纤容明显比之前瘦了一圈,脸色也十分不好。

看样子指婚的事将她折磨得不轻,听说她哭也哭了闹也闹了,还不惜不顾身段的跑去云南王府闹,可楚元晖愣是闭门不出,她连他的面也没见到。

这次之后,她像是认了命,回去之后任凭杜太傅和杜夫人为自己准备嫁妆,算算日子,她也该启程去往凉州了。

看到云苓,杜纤容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破口大骂,她冷冷的走过来,像是在看几世仇人似的,恨不得将云苓捏成粉末。

以前云苓总想尽快避开她,以免发生口舌之争,而现在,她竟不想急着逃走。也许她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个泼辣刁蛮的杜家大小姐了,她心疼的不是杜纤容,而是杜氏夫妇,女儿远嫁凉州,他们和失去女儿没什么区别。

愣神的功夫,杜纤容已经来到云苓面前,“今天怎么不急着跑掉,翅膀硬了,不怕本小姐了吗?”

云苓淡然,“我从来就没怕过你,只是懒得和你这种人矫情。”

“终于说实话了么?哼,从前真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竟然扳倒了整个云家,连我们杜家也被你算计。你究竟是什么妖精变的,皇上护着你,豫东王也护着你!”

“我为什么要扳倒云家,杜小姐不清楚吗?”

杜纤容已经知道了云苓的身份,她恶狠狠的瞪着云苓,“当初就该一把火把你化成灰,也免得留下后患,让你做了这么多恶事!”

云苓冷笑,“我还以为杜小姐快要嫁人了,转了性子,原来还是这么善恶不分。”

一听到嫁人二字,杜纤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都是这个该死的丫头,竟然让皇上给她指婚到那么远的地方,“你卑鄙无耻,在皇上面前进谗言破坏我与云南王,我不会放过你的!”

“杜小姐此话差矣,我什么时候破坏过你与云南王的事。据我所知,云南王从来就不曾中意过你吧。”云苓唇边勾起一丝讽刺的笑,“是谁始终巴结着云南王不放,又是谁在自己已许人家之后还恬不知耻的大闹云南王府呢?这件事要是被秦安王知道了,不知他还愿不愿意娶你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呢?”

“你……你放肆!胡说八道!”杜纤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被云苓说中心事的她窘迫得无地自容。

“我有胡说吗?”云苓早已不屑这样的杜纤容,“那为什么云南王满府侍妾竟没有你的一席之地呢?”

这句话一下子让杜纤容大为恼火,楚元晖的那些侍妾大都是些出身烟花无处容身的女子,还有些是他外出游历带回来的女子,她们个个来历不明身份卑微,岂能与她相比,“你……你满口胡言!”

云苓故意气她,“杜小姐生气了么?可我说的是事实啊,没想到杜小姐堂堂太傅千金,竟然比不过那些你最看不上的风尘女子呢!”

“你住口!”杜纤容气坏了,“你再敢说一个字,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云苓毫不畏惧,“我就在这,你过来撕呀。”

“你……”杜纤容挪了下脚,却没有上前,她竟然真的不敢。这样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惊呆了。

云苓冷眼看着她,“现在的云苓,早就不是那个任凭你们揉捏宰割的卑微庶女,你敢动我分毫,我便叫你杜家重蹈云家覆辙!”

“你敢!”杜纤容的底气已经明显不足。

“想看我敢不敢,你大可试一试!”云苓就像在看一个小小的蚂蚁,“你若对我尊敬,我便让秦安王勉为其难的封你做个正妃,你若再敢对我大呼小叫,不如就和云南王府一样,你就给秦安王做个小妾吧!”

“你……”杜纤容已经说不出话来,依照云苓今日的地位,她这些话还真的不是只说着玩玩。

杜纤容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这个低贱的丫头指着鼻子骂,而她竟然还不能还嘴,这真是快要气死她了。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怒气渐渐消退,重新换上讽刺的笑,“你竟然还有心思看我的笑话?”

云苓抬头,不知她要说什么。

“呵呵呵。”杜纤容一阵冷笑,“再怎样,我要嫁的是大祁国的秦安王,凉州虽然远离京城,可有皇上的指婚在,秦安王到底不会亏待了我,秦安王年纪轻轻一表人才,我也不算吃亏,可你呢?”

云苓顿时明白了杜纤容指的什么,她看着杜纤容幸灾乐祸的笑着,“你不光要离开祁国,还要去大漠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那个要娶你的人,还是个病怏怏的糟老头子,哈哈哈哈哈哈……”

杜纤容狂妄的笑着,仿佛自己的遭遇在此时此刻都不算什么,一想到云苓的遭遇比自己更凄惨数倍,她就觉得解恨,“怎么样,心里是不是好难受啊?”她的表情突然变得阴狠,“谁叫你不安好心,现在报应来了,你就等着陪那个糟老头子上床,给他生儿育女吧!”

云苓脸色平静,“你口中的那个老头子,他是狄国的王,我嫁给他,就是狄国的王后,往后你见了我,是要朝拜的。”

杜纤容一脸不屑,“你就自己骗自己吧,谁不知道狄王有无数女人,看你到了狄国是不是还这么嚣张!还有,有我父亲和太后在,你休想打豫东王的主意,他绝对不会为了你拿狄国做赌注的。呵,一想到你的新婚夜要面对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有粗鲁的老家伙,我就无比开心!也许,你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他玩够了你,就把你丢给那些野蛮的狄人,他们会对你轮番折磨,让你痛不欲生!云苓,这是你的报应,而且你的报应才刚刚开始,你就等着吧!”

杜纤容狠狠的瞪了云苓一眼,头也不回的骄傲离开。

云苓一个人站在宫中长街,一阵疾风吹来,吹乱她的长发,揪扯着她的衣摆。

没错,鹿离王的那封信,正是要她前往狄国,以她一人来换楚元昭。如果祁国不照他说的做,狄人绝不会放过楚元昭,还会挥军南下,一举踏平祁国。

对方是阴险狡诈有心狠手辣的鹿离王,她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

很快,楚元昊又收到北境的军情急报,襄王为了救出楚元昭几番出兵破阵,大伤元气,而此时牧野王转守为攻,轮番攻城,幸好有云杞协助才顽强抵御住外敌。

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策,襄王曾派一支队伍打算绕过牧野王的人,前去大漠营救皇上,派出去的那队人被早有准备的牧野王打得七零八散,没剩下几人回来。

长久下去,只会对祁国不利,再惹恼了鹿离王,后果不堪设想。

云苓看过信,抬头望着楚元昊,“王爷还在犹豫什么?”

楚元昊沉声,“本王说过,本王绝不会用你去做交换!”

“难道王爷还有别的办法吗?”

“会有的,再给本王些时间。”

她摇头,“没有时间了,王爷快下旨吧。”

网站地图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娱乐 申博娱乐
澳门赌场 申博在线正网开户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直营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开户合作登入
捕鱼游戏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官方网址
老虎机游戏 申博客户端下载 保险百家乐 太阳城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