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相府嫡女
相府嫡女 连载中

相府嫡女

作者:伊沁纯分类:古代言情

三年前洞房花烛夜前李珞嘉曾对花零许下了海誓山盟答应她一定会平安回来,花零原地等待他三年,而郎君却是人去府空成为他国驸马,他背弃他们的青梅竹马的誓言。三年的痴心等待,三年被说成弃妇的流言蜚语日子,让她认清了现实。三年后她绝世而立,战场相逢,花零说:“你已负了我,那些誓言便不算数了。”一转身,她遇见了他。“零儿,我宁负天下绝不负你”桃花树下,徐仁航执手对她说。她经历腥风血雨踩着尸骨一步步坐上那把凤椅,她凤临天下!金銮殿上,十里锦红,绝世佳人。“你为王,我为妃;你为皇,我为后。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用午膳的时候,花零自然是和花萱冷坐在了一起了,毕竟才刚来这里就已经被徐仁航打压成这个样子,还真的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略微有些小阴暗的坐在那里,而徐仁航本是和花零的父亲聊的挺好的,看着花零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的走了过去,坐在了花零的身边,想要看一看她究竟是怎么样了,而且还那么的难过。

徐仁航突然伸手摸了摸花零的头,像是在这里安慰她的样子,让花零原本有些不开心的模样,竟然一下子心宽了不少,此时的徐仁航则是为花零不停的夹着菜,希望花零能够多吃一些,好好的养养自己的身子,毕竟身体是自己的,花零的父亲看着徐仁航的模样,便是全然放心了,好在徐仁航对花零也是情真意切的,并没有其余的什么。

“干什么,现在是在这里故意讨好我不成,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将你做过的事情当做什么都没有,我就是那么的死心眼。”花零有些没好气的说着,却被徐仁航反倒是很温柔的摸着头,让花零根本就没有生气的来源,有些无奈的摆动着筷子,不知道干什么。

“好了,夫人还是不要生我的气了,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可不好了,毕竟现在夫人的肚子里还有个小不点呢,让岳父大人和姐姐说说,也一定是不让你生气的,生气的话就暂时的压制一下,等这些月过去了,再惩罚我也不迟不是,我是你的夫君又不会跑走了?”徐仁航不禁开始打起了同情牌,而一边的花萱冷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是吃惊的模样,原本还觉得可能是因为在她父亲的面前,徐仁航想要展示些什么,但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花零在这里闹着小脾气而已,而徐仁航不过也是很是意外的成了她们两个人的攻击品了。

“零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姐姐是过来人,知道是什么情况,既然零儿有了身孕自然是不应该生气的,而且零儿都已经为人母了,怎么可以仍然这么的小孩子脾气呢,你应该庆幸你的夫君是这么好的人才是,不然谁能受得了你这脾气呢。”突然花萱冷的倒戈相向让花零竟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不明白现在花萱冷在这里究竟是在帮着谁,她一脸疑惑的看着花萱冷,可是花萱冷却好像也是莫名的成为了徐仁航的这边的人一般。

“母亲,不用担心,即使所有人都帮助了父亲,那么念仁也还是会帮助母亲的,因为父亲是唯一一个有实力能够和念仁抢母亲的人。”徐念仁突然一下子说起这个,竟然让大家都是哄堂大笑的,一个小小的孩子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必也是十分不容易的,更何况是这样爱恨情仇的事情呢,花零有些感动的看着徐念仁,真的是有些忍不住想要上去亲上一亲。

“看到了吧,我这边还是有人的,就算你们都不帮我,还有念仁帮我不是。”花零像是突然间小人得势了一般,很是开心,自然也是吃得下饭了,让徐仁航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也便不再和她在这里多说些什么东西,免得等下又让她生气,可就是太难哄了。

“对,夫人说的对,那这样夫人可以乖乖的吃饭了吧。”徐仁航像是哄小孩一般,在这里哄着花零,花零则是点了点头,很是满意现在的样子,让徐仁航也真是哭笑不得,不过谁让眼前的这位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夫人呢,即便这般,他还是依然喜欢着她,当初不就是一直都是这样吗?徐仁航不禁宠溺的看着花零,险些将花零看的有些脸红的模样。

“你看着我做什么,赶紧吃饭那,看着我就能饱啦?”花零看着徐仁航看着她的眼神,很是温柔的模样,不禁有些害羞的还吃不下饭一般,真不知道应该对徐仁航说些什么,既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差,到是让她这个人犯了为难起来。

“当然,我的夫人是那么的秀色可餐的,怎么可能不饱呢,每天就样看几眼便好了,我便不用吃饭了。”徐仁航用手撑着头看着花零,全然不顾在场的其余的人,而花零的父亲和花萱冷也略微有些尴尬的模样,不过也是匆匆忙忙的就吃了两口便打算离开了,一下子饭堂内又只剩下徐仁航和花零两个人了,也渐渐的变得安静了不少,花零慢慢的放下筷子,也同徐仁航一般一只手撑着头,看着对方竟然还有些默契的感觉。

“怎么了,看的人都走光了,还在这里说些好听的是想做什么,将我的父亲和姐姐可都给逼走了你知道吗?真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花零有些好奇的看着徐仁航,全然不明白他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东西,那么的故意的模样。

“想知道是吗?”徐仁航看着花零,不禁笑了笑,却又好像有什么阴谋一般,花零轻轻的点了点头,徐仁航却是突然直接的凑了过来,直接吻住了花零的唇,不愿意放开,花零突然像是被吓到一般,不禁往后退了一下,好在徐仁航扶住了她的腰,才没有让她受伤,花零满脸惊讶的看着徐仁航,似乎有些不愿意相信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这就是我的答案,那么多人在,怎么可以对你动手又动脚呢是不是。”花零捂着自己的嘴唇,看着徐仁航竟然还有些满脸疑惑的模样,脸颊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知道了,就你这么不正经,我当初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不正经呢。”花零有些害羞的捶打着徐仁航的身子,但是却并没有用力的样子,只是属于在这里撒娇一般的感觉,而徐仁航自然也很是明白花零的心思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他也是不去戳破花零的心思。

“好了夫人,带我四处的转转吧,这花府夫人可是从小生活的地方,竟还没有让我这个做夫君的好好的逛逛呢,今日来了,就不要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了。那么夫人可是吃饱了,吃饱了就走吧。”说完徐仁航便打算将花零给拉起来了,让花零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感觉,看着花零没什么反应,徐仁航便直接将花零一把抱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徐仁航你干嘛,我有脚,我可以自己走路的。”花零想要反抗着,只可惜花零越是反抗,徐仁航却是将花零抱得更加的紧了,让花零走在花府中很是惹人注目的感觉,尽管这是自己的家,可是这么明目张胆的也着实是让花零吓得不行,却无力反抗。

“你是觉得你夫君没有那么好的本事将你抱起来吗?”徐仁航没有听花零的话,反倒是抱着她,到处的走着,直到到了寒零阁才将花零放下,花零慢慢的走着,看着周围很是熟悉的事物,心里竟然还有些小感触的样子,徐仁航慢慢的跟在花零的身后,似乎是在等着花零带他进去一般,虽然这里他来来回回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但是总归还是希望这里的主人能够亲自的带着他走进去才是,毕竟这里曾经还闹过一些笑话了。

花零带着徐仁航慢慢的走进去,看着眼前的木门,不禁轻轻的用手摸了摸,上面的桃花雕刻依旧还在,这就是当时徐仁航曾经赔给她的门,当时真的是让她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全然不知道徐仁航居然是这个样子的,那么的冒冒失失的,想到这里,花零不禁笑了起来,当初的打打闹闹,现在却成为了夫妻,还真不知道是上天注定好的,还是怎么的。

“夫君,还记得当初这扇门吗?可是你赔给我的。”花零轻轻的摸着这个门,有些感慨的说着,但是眼里却满是笑容的样子,徐仁航静静的走到了花零的身边看着她。

“当然记得了,这还是我特意为你定做的,也不知道你是否满意,但是总想着能够赔你一扇门便好了,当初也是担心你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缘故,却没想到有些尴尬,我们这一次的见面。”徐仁航轻轻的抓住了花零的手,回想起当初的样子,还真的是有些搞笑的感觉,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一步步的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

“对啊,你把我的门弄破了,撞破的应该是。”想到这里不禁好笑起来,花零牵着徐仁航的手慢慢的走到了房间中,看着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的模样,果真是许久都没有回来了,不过房间还是依旧是打扫的很是整齐的模样,随时都是可以住人的。

随后花零便带着徐仁航走到了花园中,那棵柿子树,虽然饱经了风霜,可是依旧是那么的挺拔,屹立在这里,花零轻轻的用手摸了摸这棵柿子树,很是疼爱的样子。

“还记得当初我与你便是在这树外第一次相遇的,那次突然从天而降掉下来一个女子,也是着实的让我吓了一跳了,我可不知道你竟然会爬树,而且还爬的那么的好,就是失脚了吧。”徐仁航看着这棵柿子树竟然也是有些不由的感慨起来了。

“对啊,还记得你将我扔在了地上,我这人可是很是记仇的,你对我好可能我想不起来,你对我差,我可是一定会想破头脑都会想出来的,所以一直记得呢,还有…竟然将我的香囊…”说到这里花零不禁不再说下去了,深怕自己会说些什么不好的事情,让徐仁航听到了反倒是心里更加的难过,而并非其他的,为此花零还特意转过头看着徐仁航,却发现徐仁航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一般,也算是安心了。

“你觉得我会生气吗?没那必要不是,如今他也有他的夫人,我也有我的夫人,我们彼此互不干涉,我又有什么好揪心的呢,与其总是想着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倒不如想的通透些,若不是有他的缘故,或许我们两人也没有办法成为夫妻不是。”徐仁航说到这里,花零也总算是舒了心,确实一切都过去了,那么过去的事情自然是有些该忘记的便要忘记了,否则也只会给自己徒添烦恼不是,她可不是那么心胸狭隘之人。

“夫君,等到这柿子树再成熟的时候,我们便一同来这里吧,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经常用这柿子树上的柿子给我做柿子饼吃,味道很好呢,这树也算是陪我度过了儿时吧,所以对她我很是有感情的,既然现在我们是夫妻了,自然也要将这个事情告诉你,到时候夫君会陪我一起来吗?”花零看着徐仁航有些不确定的样子,不知道自己这么说话会不会显得自己有那么些唐突了,但是看着徐仁航的模样,她想着,或许他不会拒绝的吧。

“行啊,能陪夫人来自然是最好的了,那么夫人还需要为夫我做些什么吗?便一次性能记起来的都说了吧,为夫一定会好好的帮夫人完成的。”花零听到徐仁航的话语,不禁有些感动的样子,虽然她不明白徐仁航究竟将她放在心里的什么位置,但是此时此时,她能够明白,一定是放在心上的,那么她也自然会将徐仁航放在心上了,这样子便是两个人都好了。

花零和徐仁航慢慢的走在花府中,很是一对郎才女貌的模样,羡煞旁人,但是他们也都明白,二小姐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够拥有如今的这个位子的,自然也不会嫉妒,只是觉得为二小姐有些惋惜罢了,毕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花零和徐仁航打打闹闹的,也渐渐的忽略了其余的人,眼中只有对方,若是从头再来一遍,再要受那么多的苦那么多的委屈,才能遇到一个徐仁航,那么她也愿意再来一次,再遇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想到这里,花零的眼角也是笑了起来。

网站地图 太阳城 申博游戏 太阳城申博 申博真人游戏
捕鱼游戏 申博开户优惠登入 沙龙娱乐游戏登入 申博138娱乐登入
申博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游戏平台
澳门赌场 申博代理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138开户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娱乐 太阳城申博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