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重生:夫人至尊
重生:夫人至尊 连载中

重生:夫人至尊

作者:水汐漓分类:古代言情

上一世,她是尚书千金,才倾天下。父亲骄纵,庶母温厚,长姐婉约,长兄呵护。她以为自己就是那天上月,人中凤。一场论辩,她选中了他做夫君。从此吟诗作对,如胶似漆。直到她临产,最爱的他八抬大轿娶妻,眼睁睁看着她被灌堕胎药。产下足月死婴,浑身是血的她被庶母拒之门外,长兄为她请了大夫,哄她喝下毒药。临死前,长姐狞笑着踩着她残破的身体。她才明白恩爱无双不过是彻头彻尾的一场笑话,家人的宠爱不过是逢场作戏。她的死,完全是蓄谋已久的一场阴谋。一朝重生,重回十岁。小小年纪,心怀诡谲,步步为营。她发誓要那些利用她欺骗她的人,挫骨扬灰。仇恨的火焰吞噬下,一切成为焦土……

精彩章节试读

“你在说些什么?”景昊云微微皱眉。他只是看见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瑟瑟发抖。如果不是看在她好歹也算是阿然的朋友的份上,他根本就不想理会。可是这个女人,现在口口声声,字字句句,似乎都在和阿然撇清关系。还想着将自己所遇见的事情,推脱到阿然的身上。想起阿然,对她尽心尽力的样子,景昊云突然觉得好笑。这心心念念放你在心上的人,居然这么看你。

听见景昊云的轻笑声。季璃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他。白皙的脸庞上,因为哭过,留下一片通红。红润的两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怎么看,都觉得是要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季璃不解他的意思,就不得不重复了一次。“奴家听从了少将军的吩咐。安生在老宅里头呆着。可是,奴家没有想到。阿然因为自己凭空的臆测,以为奴家跟少将军之间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就让她的哥哥前来诽谤侮辱我。甚至想要强行霸占奴家。奴家真真是没有想到。阿然居然是这么狠心的一个人。要不是左轩然亲口说的,奴家还真不敢相信。”

季璃言之凿凿的样子,让景昊云都觉得可笑。阿然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如何会为难于她。在这,阿然是不可能误会自己跟季璃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的。她的心思压根就不在他身上。怎么可能会嫉妒自己和别的女人有什么联系牵扯。只是这季璃言之凿凿的样子,昊云琢磨着她应该不会是在说谎。那么说谎的人,肯定就是左轩然了。估计,他垂涎人家的美色,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吧。

这么一想,景昊云淡淡地点了点头。“知道了,这段时间,你就在我府上先呆些日子。我还不相信了。他左轩然敢在我这里抢人?”昊云说着站起身,示意季璃可以走了。可是季璃却是哭得更凶了。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这模样,昊云看着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隐约有一点烦躁。

正想开口训斥,那季璃又开口了。“奴家还有一件事要请少将军做主。但是,左大少爷对奴家那是强行威逼就范。奴家随口就说了,少将军已经要了奴家。迟早奴家会是少将军府的姨娘。虽然左大少爷不尽信。还是放了奴家。奴家这才得以逃脱。只是,左大少爷说了,如果奴家这些话,都是骗他的。他绝对不会绕了奴家的。还请少将军,帮帮奴家。要是被发现,奴家在说谎,那……”

“那你想怎么样?”话已至此,景昊云总算是有点明白季璃的意思了。她倒好,以一个弱者的身份,一个无比弱势的理由。却想要得到成为他的女人这样的结局。他是不是该夸她一句,真聪敏呢?

果不其然,季璃低声说:“奴家只求,少将军能真心接受奴家。让奴家在你身边伺候你,做牛做马。一来,可以保奴家性命无忧,二来,也是奴家的一片心意……还望少将军成全。” “你只要在我府上住上一日,我就保你一日性命无忧。另外,你也千万不要抱怨阿然。我相信,她肯定不知道左轩然的所作所为。待来日,我找到阿然,我定会问她,怎么处理你的事儿。怎么对付她的大哥。在那之前,我不会让左轩然伤害你一根毫毛。”

昊云说着冷眼扫过季璃,冷声道:“还有一件事,我对你如此客气,如此照顾。仅仅只是因为你是阿然的朋友。 如果有朝一日,你和阿然闹翻了。或者你自认为自己已经不是阿然的朋友。或者是你伤了阿然的心。不仅仅是左轩然。就连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你最好,清楚你自己的处境。”

一言毕,季璃的泪水还在脸上,突然之间,她整个人就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跌坐在地。她的脑子中,一直回响着景昊云的话。你最好,清楚你自己的处境。 这句话,就像是催命符。就算是一种警告。一下子,季璃发觉自己这么久以来,不过是自作多情。她,一直以为景昊云对她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没想到,没想到,真的被左轩然给不幸言中了。

季璃想起那一日,她正在后院种花。侍女说左府的大少爷前来求见。她答应了,就在后院,那棵梧桐树下,她喝着茶,悠闲地见了左轩然。左轩然。来找她合作的。她却没有同意。现在想来,左轩然说的一点儿也没错。他说:“季姑娘,我给你面子,称呼你一句季姑娘。你别以为,你现在吃住不愁。但是你可知道,没有了左悠然的善心。接下来的你,会有多凄惨?”

她记得自己信誓旦旦地说:“就算没有阿然,我还有景少将军。他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左轩然哈哈大笑说:“季姑娘,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他景昊云,可不是什么善类。他对你好?他对你好?你确定是他对你好,而不是为了左悠然才对你好。我劝你还是早点看开,跟我合作。只要扳倒了景昊云。我父亲被我娘亲一手掌控。那样子,左悠然,就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

季璃依稀记得自己当时言辞句句。左轩然临走之前,对她说:“我不强求。只是哪天你改变主意了,可以来找我。”

如今想起左轩然那种笃定的表情,历历在目。季璃只觉得心如刀割。她默默地低下了头,也不说话。只是愣愣地落泪。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她知道,在没有一点儿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就这么突兀地要求景昊云。他不帮自己,接受不了自己也是自然的。

明明知道这些都是借口,可她还是止不住为他找借口。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控制住自己,不然她一定会崩溃的。

银燕走进来的时候,看见坐在地上的季璃,楞了一下,开口问:“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这姑娘长得还真是标致,我怎么觉得挺眼熟的。”

银燕说着漫不经心地走到季璃的身边,细细观察了一下。说实在的,她原本是在心里头嘀咕。这边大小姐都已经失踪了。这景昊云还有兴致,在这里和美女说话打趣儿。可是,当她想起来季璃是谁的时候,她吃惊地叫了出来。“呀!你怎么回事……你不是大小姐的那个好朋友吗?好像,还是一个梨园的姑娘……我没记错吧……”

银燕小心翼翼地跟季璃说话,生怕自己记性不好,说错话。说完这话,季璃抬起头来,泪眼朦胧地看着她,眼里头流露出一丝愤怒和怨怼。银燕撇了撇嘴,转头看向了景昊云,轻声道:“景少将军,我有事儿要跟你商量。方便不?”

银燕为何问这句是否方便,针对的就是季璃。这时候,季璃站起身来,朝着景昊云,福了福身,声音低低的,听上去没有一点儿的生气。她说:“奴家先告辞了。就不打扰少将军了。奴家已经让丫头给我收拾好了行李,这就告辞了。从此后,山高水远,少将军,自己保重!”

“姑娘是要走?”银燕这人比较有好奇心。人家景昊云都没说话呢,她先开口了,“怪不得姑娘方才哭得那么伤心,原来是要跟少将军分别,这才这么伤心啊。姑娘是要去哪儿?听你的口气,山高水远,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离开了这里,我没什么地方可去的,等待我的将是水深火热,是一个无底深渊。”季璃苦笑,故意没有看景昊云。她已经没有心力去猜测景昊云是怎样的心情。她甚至都可怜自己。居然连他的想法都不敢去揣测了。她害怕,看见他眼里的冷漠。她害怕,看见他的绝情。这眼不见,还可以留一丝遐想。

“姑娘还真是有趣。离开这儿怎么就是无底深渊啦。我记得大小姐之前好像也吩咐过恬恬,每个月支一百两银子给景府送过来。作为你在景府的生活用度。莫非,景少将军收了钱,却没有好好对你?” 银燕说着看着景昊云,不住摇头,“不至于呀,景少将军又不缺这点银子。但是,我没记错的话,每个月送来的银子,少将军都有收起来的吧。少将军,你收了银子还对人不好。这会儿季璃姑娘闹着要离开你府上。你就不怕大小姐回来,找你算账呀?”

银燕的话,无意地又捅了季璃一刀。季璃不敢置信地看着景昊云,痴痴地玩呢:“她说的,都是真的吗?我在这里的吃穿用度,用的都是阿然的银子?少将军你对我如此照顾,也仅仅只是因为收了阿然的银子吗?难道一直以来,我都在接受左悠然给我的施舍吗?”

“什么叫施舍?”银燕皱眉,“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得到大小姐的施舍?你以为施舍一个人需要一个月支出一百两银子。一百两,我们一年的年俸才一百两不到呢。你还不知足啊……”

网站地图 申博会员登入 太阳城手机版 ag真人百家乐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下载官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网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代理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址登入
申博网址 申博直营网 申博app下载 太阳城登入
777老虎机游戏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申博 太阳城登入 ag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