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代嫁冷妃:傻王别心急!
代嫁冷妃:傻王别心急! 连载中

代嫁冷妃:傻王别心急!

作者:花羡红颜分类:古代言情

"她丞相府有名的废柴千金,却被嫡姐和嫡母算计,活活吓死。重生而来,她一改草包面貌,变为惊世天才,风华潋滟。亲姐狡诈阴险,嫡母陷害不停,父亲嫌弃厌恶,竟她代嫁给一个惊世骇俗的傻子。但是那傻子……?还懂入洞房?嫁入皇家,欧辰辰翻身复仇,爽歪歪的虐渣。至于她的傻王老公,既然给了休书,那我是不是可以再嫁?某男气的要死,咬牙切齿道:“欧辰辰你是嫌弃本王没有喂饱你?”……"

精彩章节试读

无疑此时的柳泉,心情很不好。心中也憋着一口怒气,眼看身后的人这就要离开了,可他脸上的仇到现在都还没有报——

此刻的柳泉很想停下来,然后霸气的转身给他一顿胖揍,让他的脸也变成他这个模样。可是,他真的能把他胖揍一顿,到时候别胖揍他没有成功,反而又被他胖揍一顿?

柳泉的犹豫,自然是令他错失了报复的最好良机。这不,转眼之间,二人就来到了大厅。柳泉望着近在咫尺的门槛,忍不住的抬起了头,见到王爷的身影时。

低垂着头,低咒一声:该死的!他居然都把他带到王爷身边来了?有些气闷的站定,又冷冷的望了他一眼之后,转身又消失在眼前——

墨则站定,冷冷的望着身侧那张比他的脸都还要丑陋,却半点不自知的人。

此时的范奕坐在四方的矮桌上,一席的黑衣,正在与自己对弈着,侧脸是如此的深邃、严峻。

别人都是一手执白子,又一手执黑子的对弈着。可他倒好,居然一只手就执黑白子的在与自己对弈,模样还非常的认真,这幅模样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范奕的身后是范文儿,一席嫩绿色的衣裙,俏生生的站在范奕的身后,可绝色的脸上微微的低垂着,侧脸显得有些苍白。

墨没有前进,就那么站在门口,望着那个人。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她,他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他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心慌的令他不知所措。

她似乎消瘦了不少,脸色显得有些惨白,虽如此。他还是觉得她如此的出挑和美丽,令他移不开眼。

此时的范文儿抬起了头,正好见到门口的他,绝色的脸上有片刻的怔愣,便小跑了出来。

“你随我来——”不顾他眼中的疑惑,拉上他的手,大步的就走了出去。

“王爷——”柳泉又突然的现身,有些担心的问着,把小姐交给他,您,放心吗?

“放心,那个人虽然是各种的不靠谱,可看得出来他却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当然也是个光明磊落的人!”范奕睁开眼,抬起头,极淡的开口,目光若有似无的望着柳泉的脸颊,淡淡的开口着。

柳泉听到这,又极快的低下了头,王爷您这么说是想说他不光明磊落吗?他——

就不明白了,他怎么就不光明磊落了啊? 哼!他不就趁着那个人受伤了,稍稍的欺负了他一下吗?可这也不至于在你的眼中,他就不光明磊落了吧?

柳泉本就心情极度的不好,如今听到王爷也这么说之后,差一点点就被气的一命呜呼了。

哼!不是要光明磊落吗?既然如此,那他就光明磊落一次,让王爷看看他真的很光明磊落的。

无论如何这个仇,他一定光明磊落的去报,否则他绝不会甘心。

一人又闭上了眼自己跟自己下棋,一人气闷的站在身侧,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大厅此时此刻显得很安静……

“还请范小姐自重,才是!”走到院子外面,墨就甩开了她的手,漫不经心的开口道。俊逸的脸上因为有了一条长长的疤痕,显得极其的狰狞和恐怖。

“你……怎么能那么说啊?”听到这话的范文儿又退后了几步,有些难受的抬起头开口说道。

有些心痛难忍的望着他……

要知道这段时间,她为了他,不惜与她的父王绝食抗争,只为了让父王同意让她随着他离开。

可父王呢,这一次的态度也甚是坚决,对她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任由她折腾,继续的绝食。父王就像是知晓她的心思似得,不但不露面,只让柳泉带话给她,你的事情他可以不过问,可她必须是凤子澈的王妃。

可是,父王,你这话也相当于没说好不好啊?若是这样,那她还绝食干什么?还抗争干什么?

无疑她的心中很难受,又不知所措的她——

只得继续的绝食下去,甚至她还在暗暗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若是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此时的她,完全就抱着必死的决心,同时也是在赌,赌父王会不会最终选择妥协。

凤子澈?

那个人的性子是那么的冰冷,气势又是那么的霸气和绝对。在成亲的那天,哪怕她蒙着红色的盖头,她也能够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那是如此的冰冷。

这样的一个人,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呆在他的身边。幸好成亲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变得很温柔,很温柔,否则她早就觉醒凤子澈不是他的良人了吧?

可当时的她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也没有觉得凤子澈突然之后的改变有什么不妥和不对之处。

而她真的是没有想到,这根本就是两个人。

可如今,为了能够和他在一起,一直的在与父王做对。可到头来,他却是这样的语气同她说话。

一时之间范文儿脸上就泪流满面,心情显得极其的低落和心伤,泪水又不受控制的就流了出来……

“凭什么那么说?那敢问范小姐,你想让本王怎么说?本王完全可以配合让你听到喜欢听的话!”别过头,有些淡漠的开口,说道。

可心却痛到难以忍受,见到她流泪,比这段时间的憋屈都还要让他觉得愤怒和窒息,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怪异了一点。

可他还清晰的记得,他问她,你爱的是他这个人还是凤子澈三个字时,她当时不仅迟疑了,而且还摇头时。那一刻,他就暗暗的告诉过自己,从今以后他这一生都不再碰这女儿之情。

这情,实在是太伤、让人太痛。

曾经的墨可以游戏花丛,对女人从不言爱。那个时候的他没有受过任何的伤,都是银货两讫的事情,他过的心安理得。

可如今却爱上了一个女人,却受这样的伤痛,不得不说,真的是可悲至极。

“墨,我们不这样说话行不行?你知道吗?为了让父王答应不再管我的事情,我已经睡了将近大半个月了!你这样说,我真的很痛、很痛——”范文儿指着心口的位置,哭着哀求的说着。

那几天的日子,是那么的浑浑噩噩,昏昏沉沉,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她到底是谁。

这对她来说是一段很痛苦的回忆,她一直以为以父王对她的宠爱,一定不会让她这么的痛苦、一定不忍心让她这么的绝食下去。

可这次,她显然是猜错了父王的心思。

父王这次非常的铁石心肠,一天没有来,第二天也没有来,第三天不进任何食物的她完全就是一副眼花缭乱、分不清东南西北,可为了他,她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可等来的却不是父王,而是柳泉,说了一段让她觉得她很滑稽的话。她不知所措,只得继续的坚持下去——

直到第五天,她人就这么的晕了下来,人事不省。因为她滴水未沾,加上她有些思虑过重,完全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就不想起来。

她就一直这么的昏迷着,醒来之后听说娘亲都为了她,要同父王和离了。娘亲的性子是那么的温婉,如今都让她说出这样的一段话,她该是多么的着急和气愤?

听到这,她很自责,对不起娘亲,是文儿不好……

她似乎能预想到之后的发生的事情,相信每一天娘亲都要找父王闹上一通,说他狠心吧?

当然,父王听到娘亲这么说,还这么的伤心和难过的话,相信他也有些后悔他这几天对她的残忍吧?

对娘亲的吵闹,他不是不动容,而是冷着脸,冷冷的告诫着大夫,不顾一切的也要让她醒来,必须醒来。

她似乎能感受到耳边缠绕的是娘亲每天的哭泣声,整天的以泪洗面,可惜这些只是她能想象到的。

可她不知晓,此时的她完全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若不是有丫鬟的叙说,她都无法想象,连说话都轻言细语的娘亲,怎么会说出和离这样决绝的话出来?

她不知晓她到底是昏迷了多久,她似乎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好的梦,令她沉醉其中,不愿意醒来——

时间就这么的过去了,不知是哪一天,她听到父王的声音,冷硬强势的从头顶传来,声音是如此的冰冷和狠厉:“文儿,你若是再不清醒的话,本王就杀死那个人,让你们在地府团聚。当然,你要是醒来的话,本王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此刻的她,才从梦中清醒过来,似乎才意识到什么似得,哪里还会任由自己这么的昏迷下去……

机会?

“父——王,你,刚刚,说的是机会?”范文儿的声音很低沉、很细弱,当然也很沙哑,沙哑的根本就不像是她自己的声音似得,仰着目光,有些期待的问着。

她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父王说的‘机会’?如今醒来,她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不问个清楚和明白呢。

网站地图 幸运大转盘 太阳城申博官网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亚洲娱乐官网登入 www.87msc.com 菲律宾申博开户怎么样 申博代理有限公司登入
申博现金网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官网 百家乐娱乐登入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登入网址 澳门百家乐 申博现金网
申博现金网 保险百家乐 申博游戏 ag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