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祈先生,不娶别撩
祈先生,不娶别撩 连载中

祈先生,不娶别撩

作者:三青丝分类:其他类型

他是我死敌的未婚夫,却也是我裙下的臣子。睡他只有一个目的:报复!当我完成了自己的复仇,想全身而退,他掐着我的脖子冷问——“欧洛,你以为我的世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爱情走心,欲望走肾,我偷走了他的肾,顺便也搭上了我的心。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祈匡业误会也情有可原,因为并没有人告诉他,祈向潮并没有死,他还活着。

祈匡业说这话时,眼睛已经看向了祈向潮,大概是想看看他认为的秦燱与祈向潮有多像,可在他的目光触及祈向潮之后,明显眉头皱了几皱,我想他应该是觉得眼前的人太像祈向潮了吧。

“看完了吗?”在祈匡业打量祈向潮入神的时候,祈向潮冷冷的出了声。

而他这一开口,更让祈匡业有些震惊,因为他们不仅外表长的像,就连声音和语气都是如出一辙,估计他是被吓倒,眼睛看向我。

我则轻抿着唇,什么也没有说,而祈向潮又说道:“看完了,我们就谈谈财产的事。”

一听这话,祈匡业的注意力立即转移了,他回过神来,轻呵呵一笑,“谈财产的事,你跟我谈得着吗?”

祈匡业说这话时有些挑衅的看向祈向潮,仿若在说你再像也只是个替代品。

“既然我今天坐在这里,就有说话权!”祈向潮看着祈匡业,眸光冷的让我都感觉到寒意阵阵。

他的话让祈匡业眯了眯眸子,似乎察觉出什么不对,不过他仍说道:“这是我们祈家的事,你算老几?”

“祈家的事?”祈向潮微微一笑,“我现在也没说张家李家的事,说的就是祈家的事。”

说这话时,祈向潮微微动了下小指,我这才发现他的小指上多了枚戒指,绿色的,好像是玛瑙,但我从来都没有见他戴过。

祈匡业也注意到了他的这个动作,当目光触到他的小指,脸色一下子变了,整个人也显得十分的震惊,眼睛从祈向潮的手指移到他的脸,又从他的脸移到他的手,反复了几次,才嘴唇颤抖的指着他开口:“你,你怎么有我们祈家祖传的尾戒?”

祈家祖传的尾戒?

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但从祈匡业的表情上能看出来,祈向潮戴着的绝对是他们祈家的东西,而且应该还是祈家很重要的东西。

“我怎么有,你会不知道?”祈向潮冷冷的反问。

祈匡业的目光再次落到他的脸上,最后看着他小指上的戒指,“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祈向潮没有理他,祈匡业便看向了我,手指指路起,微微颤抖,“欧洛,你不是说,说小潮他,他已经死了吗?现在的这个人是谁?究竟是姓秦的,还是小潮?”

很显然,祈匡业慌乱了,而他越是想急着答案,我才不会立即告诉他,想当初在瑞士,如果不是我用了计,估计他还不知道怎么拿捏我呢?

这个没有人情没有亲情,满眼只有金钱的男人,就该让他弄不清东西南北。

我和祈向潮谁也没给他答案,祈匡业彻底的混乱了,最后他在不知反复打量了多少遍后,似想通什么的指着我说:“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是你把小潮的戒指给了他,让他帮你来跟我争财产的!”

我哼了一声,“你想像的很合理,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你们祈家祖传的宝贝。”

我的话让祈匡业一愣,他再次看向祈向潮,然后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他明明都......绝对不可能!”

“那你就等于见到鬼了!”祈向潮替他补充他没有说出口的话。

祈匡业听到那个‘鬼’字,脸瞬间更白了,不过他并没有被吓到,而是指着我们,“行啊,官司输了,就来跟我玩装鬼这一套来吓唬我,告诉你们,老子不怕!”

面对他大声却透着心虚的叫嚷,祈向潮淡淡一笑,“你怕不怕是你的事,现在我要说说财产的事。”

祈向潮说这话时转动了下小指上的戒指,而祈匡业想说什么,却在触到戒指时又不由的闭了嘴。

“当初的财产分割是老太太亲自在遗嘱上交待的,不论是给我和欧洛的孩子,还是给了我,都是她老人家立的合法有效遗嘱,至于后来我全部转给我的太太,也是符合婚姻法里规定!”

“你现在以我不是祈家人为由,要夺回财产,你的证据和理由法院已经论证完了,我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事实上的确我也与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不过你不要妄想财产到手,就能一个人独吞了,我会让法律追溯财产继承期。”

祈向潮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都有些迷糊了,他今天来不是为我夺回财产的?还有继承期,这是什么意思,我完全不懂了。

“按照你提供的证据,我不是祈家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继承权,所以你才是始终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既然是这样,你之前娶的那些女人太太也享受分配权。”

祈向潮这话让祈匡业变了脸,而这时祈向潮继续说道:“我已经通知了你的那些太太和女人,相信不久你就会收到她们的起诉,还有就是......”

说到这里,祈向潮停了一下,“她们不光会起诉分割你的财产,同时还会起诉你重婚和骗婚!”

“你,你......”祈匡业完全被祈向潮的话给震住了。

我也很意外,没想到他是来气祈匡业的,而我这一刻也懂了,他之前对我说的那两个字‘有我’,不是安慰,也不是敷衍,而是他真的用心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已经把要办的事都办了,最后才带我来这里,不让我说一句话,便让我扳回所有。

我的心暖暖的,伴着幸福感,有人说女人最强,也需要男人的呵护,而我根本算不个女强人,最多是被生活逼迫的成了个不得不强的女人。

现在有他这样疼着护着,我觉得真好!

“我要说的都在这里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会被分走太多祈家的财产,因为祈家的财产你得到的还不一定多,因为老太太的遗嘱里明确说了,股份是留给我和欧洛的孩子,而遗嘱里没说我非要是祈家的人,相信法院也会给你新的判.决。”

“至于你的女人太太要分的财产,那就只能让法院另行清算你隐瞒的那些隐私财产了!”祈向潮的话说完,祈匡业也已经如一瘫烂泥的倒在沙发那里。

看着他这样,我想到了一句话叫偷吃不成蚀把米!

我看向祈向潮,他冲我微微一笑,“我们走吧,孩子们还等着我们呢。”

我点头,把手放在他的手里,他牵起我往外走,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祈匡业的声音响起,“欧洛,你骗我!”

很短的几个字,透着他的无力,也透着他的愤怒!

我知道他说我骗他是什么意思,他是觉得我告诉他祈向潮不在的事是骗他的。

而这一刹那,我仿若明白了,之前那几年,祈匡业一直安份老实是因为祈向潮在,他不敢妄动。

瑞士一趟,我亲自证实祈向潮死了,而且还告知了他祈向潮的真实身份,让他终于按捺不住,只是他没想到上天会如此捉弄人,祈向潮并没有死。

他的所有美梦泡汤不说,还将为此惹上一大堆的麻烦,想到之前我见过的那些他的女人,我知道就算没有法院判.决,他也会弄的不安宁。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祈匡业是给自己作出了一条死路,这怨不得谁。

从祈匡业的家离开,我看着身边的男人,情不自禁的捧住他的脸一吻,是感动,也是感激,更是庆幸,庆幸经历了这么多,他一直还在,并没有舍弃我。

他看我了一眼,有些轻佻的冲我闪了下电眼,“美女,我在开车,你这样会影响我的。”

看着他俊美的样子,让我再次有种时光倒流,和他恍若-初见的感觉。

祈匡业与我的财产争夺案,我没有再去管,后来我从汪翊那里得知,祈向潮已经亲自找过他,至于找他的原因,我想除了让他帮我继续打官司,还有一点就是去会会汪翊这个人。

虽然祈向潮的小心眼不再像以前那样明目仗胆,但却从来没有消失过,虽然现在的我已经不再似从前般美艳,让男人一见就合不拢腿,但似乎在祈向潮眼里,我仍是他最不能缺的宝贝,不许别人觊觎,容不得别人靠近。

这让我想起了那句经典的老歌《最浪漫的事》,哪怕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里的宝!

而我和祈向潮越幸福,我就越放心不下秦燱,要知道如果不是他的成全,现在等待死亡边缘的人就是祈向潮了。

想到临来时,秦燱的警告,我问向祈向潮:“童汐的事怎么样了,她十分的没事吗?你还是打电话确认一下吧!”

秦燱对童汐的在乎除了爱,还有恩,如果她真出了什么事,秦燱那边就真的不好交待了。

“她不会有事的,有事的只会是那个赫本!”祈向潮十分有把握的说。

可是我并不放心,于是我试着拨了童汐的电话,可是却被告知关机,我连着打了两天,结果都是一样的,这让我有了一种强烈的不好预感。

最后我逼迫着祈向潮打电话去问,他才打了电话回南阳,电话打完,他并没有说话,而我已经预感到什么,“童汐出事了?”

祈向潮轻呶了下嘴,“看来我们要去趟南阳,见见秦老爷子了。”

听到他的话,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童汐进去,是他的事?”

网站地图 申博 保险百家乐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太阳城注册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真人 www.8888msc.com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登入 申博娱乐注册体验金
极速百家乐 申博游戏 太阳城登入 申博app下载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登录不了 盛618网址 盛618官网
百家乐真人游戏 ag娱乐登入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娱乐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