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鬼婚撩人:冥夫夜夜欺上身
鬼婚撩人:冥夫夜夜欺上身 已完结

鬼婚撩人:冥夫夜夜欺上身

作者:花开半夏分类:灵异

梦里有个男人,身体冰冷,手指白皙而纤长,却像死人一般不带半点温度……本以为只是一个梦,却没有想到,从那以后,这个男人就缠着我不放……“混蛋,为什么连鬼都不放过我!!”耳边,只有他的低语,“你很好,本王很满意……”

精彩章节试读

信封上没有署名,我把玩着信封,大体的摸了摸。觉得里面的东西不多,大概也就只有一两张纸的样子。而且,也不知道谁这么心大。竟然连口儿都不封一下。我的心里有些忐忑,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或许。是秦月溪良心发现了,临走给我留了些工资。

我朝外面看了看,确定四周没有人之后。打开了信封,让我感到失望的是,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我之前臆想的银票。而是切切实实的一封信。只是,我看到最后,署名却给了我致命的一击……在信的结尾。竟然写着“君溯尘”三个大字。

我的心猛然一沉。

这信是约我出去见面的。具体是什么事情也没说清楚。只是说有要事相商。这下,我心里更加迷茫了。难道我跟君溯尘真的认识,而他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才假装不认识我?

要说这某种原因的话。恐怕也就只有忌惮秦月溪这一条了。可是,他跟秦月溪看起来明明就很恩爱,他到底在忌惮什么呢?我不禁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道。我是君溯尘的情.妇?所以,其实君溯尘真是爱的人,是我?

想到这里,我几乎自己都要笑出来了,如果我跟君溯尘真的有这层关系的话,恐怕这个王府里的丫头们也不敢那么欺负我了。

我又把信看了一遍,没办法,之前我并没有看过君溯尘用毛笔写字,甚至连他的字都没有见过,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他的笔迹,不过,事已至此,恐怕出了君溯尘,也没人会闲的用这种方法恶作剧了吧。

我看清了地址,是一个名叫心月湖的地方,我在来到这里之后,根本就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可是很奇怪,我的脑袋里,竟然已经位置规划出了一条去往心月湖的道路。

我暗自吃了一惊,这才彻底确定,或许,我跟君溯尘前世确实有些纠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去赴约。因为现在的君溯尘对于以前的事情一点儿都不记得了,我若是试图想要给他找回记忆,这倒是个好机会。

而且,君溯尘可是这个王府的主人,是一个国家的王爷,平时就算是我想见,还不一定能见到呢。

一整天我都坐立不安,终于到了约好的时间,我急急忙忙的就朝心月湖跑去。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外面几乎一个人都没有,凭着脑子里若有若无的印象,我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心月湖。

大老远,我就看到湖边站着一个人,看来,君溯尘已经等在那里了。

我朝君溯尘的方向跑过去,可是,越是靠近君溯尘,我就越是觉得不对劲,直到靠近到一定的程度,借着月光,我渐渐看到,君溯尘的手里竟然拿着一把弩……

我不禁起了防备,心里想着,该不会是秦月溪跟君溯尘说了什么,他觉得我对秦月溪不好,这才要杀人灭口?可是,君溯尘身份高贵,我不过是个丫鬟而已,按说,主人想要处理一个丫鬟,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理由,自然也就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的来杀我了。

我又往前走了几步,原先离那个黑影有些远,只能大体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轮廓,可是越是接近,我却越觉得不对劲,我面前这个人,似乎在体型上也跟君溯尘有些不一样啊。

难道有人假借君溯尘的名义找我出来,有别的事情?

我壮着胆子又万千走了几米:“喂,我知道你不是君溯尘,你找我过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的话音落下,对方就转过了身来,只见他两手猛地一抬,我就发现他已经将弩对准了我!

等我听到一阵声音的时候,我凭借直觉猛地一弯身子,蹲了下来,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我就感觉到头顶飞过了一支箭,带动着空气发出了一阵声音,我的头发还被箭带起的风吹得飞了起来。

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听到对面朝我大喊了一声:“既然你已经认出来了,那我们就没必要跟你做戏了!”

我心下一沉,什么?我们?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今天这里不仅仅是这一个人呢?

按照刚刚的手法来看,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对方就险些刺中我,很明显不是等闲之辈,如果这里还有其他人的话,我岂不是死定了……

我抓紧时间站了起来,却发现大事不妙,因为我的四周,现在已经被团团包围住了,因为光线太暗,我有些看不清楚,但这么看来,估计周围也有十几号人了。

我站在原地,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没有君溯尘做后盾,我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心虚的。

“都听好了,秦小姐说了,谁能拿到这丫头的人头,重重有赏!”

一句“重重有赏”,激发了所有人的斗志,那个为首的男人又朝我射出了一只箭,有了先前的教训,这次我倒是十分敏锐的捕捉到了那根箭的轨迹,身子一侧百年轻易地躲过去了,只是,我还没有稳住身子呢,就听到四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看来,我周围那些杀手已经开始行动了……

我有些急躁的看向了四周,发现这些人几乎是一齐上来的,所以,几乎不存在什么先攻破一个点,然后逃出去的这种情况。

我心里闪过了一丝绝望,心说,跟他们拼了!

灵机一动,我从头上摘下了一根铁质的簪子,身为奴婢,确实没有什么好首饰,这根簪子,还是为了将头发固定住才插上去的。

我一个用力,将簪子像是扔飞镖一样,朝着一个方向扔了出去,因为我忽然发现,现在是深夜,周围一片漆黑,就算是我的目力高于常人,我也只能看清楚一个个大体的影子,根本就看不出他们具体的模样。

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对方根本就看不清我!

也就是说,只要我打开了一个缺口,我就可以通过这个缺口混入他们之间,到时候场面一乱,他们也就分不清敌我了!

我知道这不是长远之计,可这最起码能够为我抵挡一阵,让我先把眼前这一关给过了啊!

不知道是不是侥幸,我的簪子飞出去,不久之后,就传来了一阵惨叫,一个黑衣人应声倒地,我赶紧将自己的腰带解开,绑在了头发上,随后快速朝刚刚惨叫声发出的方向跑去,果然,场面变得有些混乱了起来。

我心里开心极了,敌众我寡,是势单力薄,可总归还是有优点的。敌人人多,等他们分不清敌我的时候,下手就会犹豫,若是打中了自己人,那就相当于为我铺路了,若是打中了我,我的伤也不至于会那么重。

大概是阴差阳错,被我打中的那个黑衣人倒下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趁着混乱,我猛地随手抓住了一个人手里的刀,以一种极快的方式按住了那人手臂上的筋,算好了他手臂发麻的一瞬间,抢过了他的刀,毫不犹豫地插进了他的腹部。

当我把刀拔出来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种压力,那是腹腔内部的压力跟外面不同,这才使的拔刀的动作变得很迟缓。

为首的那人眼尖的很,我周围那些人还没找到我在哪儿呢,只见那人又是一记飞剑,我赶紧扯过一个人,挡在了我的前面。

对方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而为首的黑衣人朝我一指,大喊道:“在那个方向!”

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 ag国际馆 太阳城网址 澳门百家乐
申博正网合作登入 申博sunbet开户 申博娱乐在线下载登入 申博游戏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 太阳城娱乐登入 太阳城亚洲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手机下载版 幸运大转盘 申博棋牌游戏
盛618网址 百家乐娱乐登入 真钱百家乐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