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书库>弃妃狠绝色:王爷,请下榻!
弃妃狠绝色:王爷,请下榻! 已完结

弃妃狠绝色:王爷,请下榻!

作者:南门七分类:古代言情

她是墨京臭名昭著的废物草包。新婚当日,未婚夫娶了别的女人,还将她一掌打落高台。再睁眼,涅槃归来!虐渣男,战白花,斗恶母,打刁奴。世间欺她、辱她、谤她者,必定百倍奉还!草包?且看她舌战群雄,一举成名;废柴?且看她运筹帷幄,决策山河!未婚夫回头?不好意思,本小姐从不吃回头草。只是,身边不知何时多出来一只阴险狡诈的大灰狼。她战白花,他负责挖坑,她虐渣男,他负责助攻,她桃花朵朵……丫的,他居然都给掐了!“喂!你到底想干嘛?”“爱妃,本王想干的,只、有、你。”

精彩章节试读

少年并没有听出“他”和“她”的区别。

冰冷眼眼睛看着她,生出了另一种情绪。

那种情绪,叫做厌恶。

他没有再说半个字,转身离去。

“啧,这人怎么这样,郡……小姐辛辛苦苦救了他,居然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车夫在旁边充当了许久的空气,现在终于跑出来刷了刷存在感。

卓当歌瞟了他一眼:“现在知道说风凉话,刚刚你小姐被人欺负的时候怎么不吱声了?”

“这个,小的不是怕说错了话,给您添乱嘛。”

“呵,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可现在江小公子跟着他们去了,咱们是不是先回去通报一声,好让飞哥他们来救人?”一有问题就开始盘算着抱楼飞的大腿。

这些年来他们一直是这样。

当年紫薇宫的失业人口加起来约莫有几百号人,楼之薇便就近将这些人都内部消化了。

所以现在在贤王府的,各个拎出来都是优秀的打手,连扫地的都身怀绝技。

这个车夫也不例外。

至于地空则自己出去闯荡,没人再见过他。

只有每逢清明的时候,郊外某处坟头便会多出来一壶空了的桃花酿,泥土里还有几分怡人的香气。

“通报?”卓当歌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狗子不把他们家拆了就不错了,你还担心他?”

混世魔王他称第一,绝对没有人称第二。

车夫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街角的黑影,低声道:“可是,咱们被人跟上了。”

“无妨,按我说的路线走便是。”

“……是。”

马车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看似没有目的,却渐渐朝着人少的地方去。

卓当歌原本还乖乖坐在车里,后来直接掀了帘子出来,无视车夫满脸的无语,跟他并排而坐。

“今天天气真是好。”

“是啊,这么好的天气,是应该做点什么。我看小姑娘生得挺水灵,不如跟哥哥们去玩玩?”

回答她的不是车夫,而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巷尾的几个人。

他们都穿着褴褛的衣物,可从面孔上看,似乎跟刚刚在大街上遇到的那几个护卫有几分相似。

看来对方是一分一秒都等不及,现在就要取她性命了。

卓当歌不惧反笑。

“怎么个玩法?”

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腰间,那里好像隐隐有什么东西。

那几个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对视一眼,笑着将马车围住。

“自然是让你快活的玩法,小姑娘别废话了,跟哥哥走吧。”说着就要伸手去拉她。

车夫神色一凛,手中的马鞭已经改了方向,卓当歌也摸上了腰间的刀柄。

她的格斗术是楼之薇亲手教的,深得其真传,放到一两个地痞自然不在话下。

可还不等她摩拳擦掌的发挥自己的光与热,一个黑影就忽然从旁边蹿出来,拦在她面前。

“小姐当心!”

车夫这下是真的急了。

如果郡主有个三长两短,那他恐怕就只有以死谢罪了!

“滚。”

冷冰冰的一个字,没有丝毫感情,却似乎在哪里听过。

他的动作很快,快得让人根本看不清楚路经。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首先冲上来的那个地痞已经捂着胸口倒地,死得无声无息。

“是他!”有人惊叫。

刚刚冲进来的,就是卓当歌坚持救下的那个少年。

他手上拿了把匕首,伤口依旧在渗着血,神色冷肃。

“你会功夫?”卓当歌一脸不解。

会功夫刚刚被打的时候怎么不反抗?有生虐倾向吗?

其他几人也意识到不妙,纷纷道:“有诈,他们是一伙儿的!快撤!”

“想走?晚了。”

简单的几个字,像是死神的宣判,已经判定了他们再不可能走出这个巷尾。

当喧嚣平静下来的时候,这几个人都没有了气息。

“……嗨,这么巧,咱们又见面了!”卓当歌笑着打哈哈,可是迎面而来的压迫感却怎么都挥之不去。

这个少年不简单。

她隐隐觉得,她似乎不是他的对手。

“危险!小姐快些过来!”车夫见他年纪轻轻下手如此狠戾,连忙要过去护她。

可少年只是足尖一点,就踢起石子将他定在了原地。

“现在知道管不该管的闲事是什么后果了吗?”他的眼白是灰白的颜色,死气沉沉。

卓当歌撇了撇嘴,没有逃跑,也没有说话。

少年又继续道:“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弟弟,快死了。”

“……什么?”

“那个女人根本没想过要你们一千两,她从一开始就起了杀心。现在,她应该已经杀了他。”他没有提钱雨梦的名字,是不屑还是根本就懒得去记,不得而知。

“那你呢,既然有这么好的身手,为什么会被那群菜鸡吊打?”

“打?我只是想用些法子潜进墨京府衙,谁要你们救了?”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尽的厌恶。

这种自以为是的人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又凭什么去拯救别人?

不过是添乱罢了。

“这个世界不需要没有脑子的英雄,没有用的人,都该去死!”

卓当歌:……

她现在心中有三个字,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但是对方显然没有给她讲的余地。

他翻转了手上的匕首,指向她的咽喉,“后悔吗?”

“……是挺后悔的。”这是明显的反社会人格,是病,得治啊!

“那就到地狱去慢慢后悔吧,你弟弟若是没死,我会将他送下去给你陪葬。下辈子投个好胎,别再这么蠢了。”

“小姐快跑!”车夫见他是真要动手,急得不行。

少年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啧,真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我看你这小身板,应该也不会很大啊。”她迅速避开了一击,并不害怕。

少年常年混迹市斤,自然立刻就懂了这句话的意思,脸上立刻一片潮.红。

“你……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廉耻?命都要没了,我还拿廉耻来干什么,可以吃吗?”

“……”

“再说,恩将仇报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姐姐今天就教你重新做人!”

说罢,双刀出鞘。

唇边笑意散去,剩下的,是不输他的凛然和杀伐。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网站地图 太阳城登入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娱乐网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官网开户 申博现金网登入不了 登入申博太阳城菲律宾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开户
申博138开户 申博游戏平台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登录网址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登录网址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代理
申博会员登入 澳门赌场 百家乐娱乐登入 澳门赌场